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林秦】贪图 3(OOC/狗血/慎入)

#网剧同人,请勿上升真人#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前文链接:(一) (二)

3.

林涛比秦明先一年毕业,之后顺利通过了公务员考试,被分配到了龙番市的一个小派出所实习。那段日子其实挺艰苦的,基层的条件也就那样,警员宿舍只能分配到最基本的八人间,还不如当初在大学的四人间住宿条件来得好,他又没钱出去租房子,只能天天睡在洋溢着各种奇怪味道的宿舍里。

而且说是分到痕检部门,但是那个派出所太小了,连所长一共才十几号人,平常也没分得那么细,民警的活轮上了也得干,有时候三天倒班下来只能睡不到几个小时。

但是林涛从来没喊过苦,反而心里甜滋滋的,毕竟过了实习期之后,工资虽少,但是总算能为秦明减轻一部分负担。

他平常省吃俭用的,一块钱都恨不得掰成两瓣花,一到月底还能存下一点小钱,每次林涛都是算准了时间就给秦明打过去,第一次秦明还有些不乐意,要把钱给他退回来,他好说歹说哄了半天,最后叹着气揉了揉脸,说了一句,“你好歹,让我心里好过点……”秦明这才没有再提这茬。

林涛什么都不怕,就怕秦明跟着他吃苦。

秦明比他的学制多出一年,他毕业的时候秦明还忙着最后一年的毕业论文和一大堆杂七杂八的事。

他在校成绩优异,导师不止一次找他提过希望他能保研,或者转到医科去继续深造,这样对他以后的前途也会更好,但是都被秦明婉言谢绝。

秦明不是不知道学历对于他以后要进入的领域来说有多重要,但是继续读书,不仅意味着他们之间的负担会更多的压在林涛身上,也会更加拉长这种两地分居的日子。

没有林涛在身边,那些恼人的雨好像又回来了。

这些他从没跟任何人说过,包括林涛,只是把这一切都默默埋在心里,然后面上继续波澜不惊的过着他的日子,算着毕业临近的时间。

最后一个学期过半的时候,寝室都空得差不多了,室友们或各谋出路,或是已经有了去处,都有了各自的打算和规划。秦明也不例外,他去龙番市局的申请前两天就批下来了,有了导师的推荐信,再加上现在像法医这种刑侦技术类工种确实缺人,倒是没遇上任何麻烦。

他在心里早就铺开了一个规划,这个规划不仅有他自己的,还有林涛的。

秦明不紧不慢的做着按部就班的准备,又一次从图书馆回到寝室的时候,却意外发现第二天就要出发回老家的两个室友回到了寝室,这会儿两颗脑袋聚精会神的埋在他们床位下的电脑前,看得目不转晴的。

音响里突然传出一阵啪啪水声和姣喘,这下子秦明猛然就明白过来了。

其实他跟寝室里的这些同学也谈不上多深的交情,他性格冷淡,又对跟人交往有一定有心理障碍,大家相处五年,也只落得个君子之交淡如水。不过这会儿那两个室友倒是没觉得有多尴尬,反而不知道发什么疯,硬把他也拉到电脑前。

秦明力气没他俩大,只有被拉过去夹在他们中间坐着。他盯着电脑里赤裸裸的画面,说不出的尴尬。那两个同学浑然不觉,一边继续点开播放键,一边在他耳边絮絮叨叨的说着这个姿势有多经典,那个体位很销魂。

面红耳赤的看着电脑屏幕,秦明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摆,他二十几年的人生经历并没有告诉他如何应对这种情况,那两个室友看他臊得手足无措哪还有平常走路都自带特效的冷面校草风范,也嘿嘿的在那笑。

“秦明!怎么样!这妞这身材!正吧!”

“就是就是!!这可是我们的压箱法宝,今天便宜你小子了!哇靠……这他妈怎么做到的?!”

片子里的男优女优又换了一种姿势,先前被压在下面的女体这下被彻底翻上来,白花花的占满了整个屏幕,秦明一不小心看了满眼,呼吸都停顿了一下。

他不是没有看过赤裸的女性身体,无论是书本上详细的讲解构图,还是解剖台上的女性大体老师,他都能清楚的说出每一块肌肉的走向和每一部分的身体构造。

但那些跟这个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是鲜活的,涌动着情欲的带着暧昧和性张力的人。

女人。

秦明第一次这么强烈的意识到男性与女人根源的不同,那不是书本上刻板的知识也不是解剖台上死气沉沉的肉块。

那是喷发着热度,沾染着诱惑和勾引的异性。

像是有一股陌生的热意一下子冲进了身体,秦明的脸猛地涨得通红,呼吸粗重的喘了几下。

他的反应当然逃不过拉着他看片子的两个同学的眼睛,他们一下子就笑了,脸上挂着狭促的得意,其中一个用肩膀撞了撞秦明。

“唉!秦明,你该不会是个雏吧?这么快就撑帐篷啦!”

秦明被他撞得往旁边一歪,还没等他从身体变化的震惊中反应过来,门就被推开了,一个裹着满身风尘的身影就这样闯了进来,熟悉的声音戛然而止在这种难堪的境地里。

“秦明!我回来……”

是林涛。


攒了差不多半年,林涛才攒出一个四天的小长假,拿着签了字的请假单从所长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林涛简直忍不住在哼歌,他内心的雀跃都好像化成了实体,带着难以抑制的思念飞到了还远在学校的那个人身上。

他想秦明了。

无论一天通再多电话,发再多短信,那弥漫在胸口的想念都无时无刻不沉甸甸的压在他心头。

恋人的眉眼、不常显露的微笑,乃至于他发梢散发的气息都让他心口滚烫,这种空虚的悸动没有任何办法能填满。

只有那个人,只有见到那个人,他心里那股永不满足的嚎叫才能暂息片刻。

飞快的冲到火车站,坐票早就没有了,卧铺他不会考虑,十几个小时的跋涉之后,再次踏上熟悉的土地,林涛心里的那只小鸟简直要飞起来。

在门卫处登记之后林涛箭一般的冲进校园,走过熟悉的小路,穿过烂熟于心的宿舍区,他一口气冲上了秦明寝室所在的四楼,还来不及喘匀尚末平缓的气息,就推开门见到了那个人。

然后那股火热的激情像是被淋了一把冰水的热铁,生硬的凝固了。

他当然知道那还回荡在寝室不大空间里的声音是什么,也并非不明白大学生活里仅有的一些娱乐活动包含哪一些。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秦明的状态。

他的恋人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裤子前面还狼狈的顶出一个暧昧的弧度,而眼神瞥到的那个电脑画面让他清楚的知道秦明是因为什么才变成这样的。

直到秦明的室友讪讪的开口,才打破了两人中间这股沉重难抑的气氛。

“诶,这不是林涛嘛,秦明,找你的……”

林涛没等他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秦明眼神一慌,反射性的跟了出去,堪堪在走廊里抓住林涛的衣角。

“林涛……”

不用回头,林涛也知道秦明现在脸上的表情,他曾经用过无数次方法想逼出这张脸上各种生动的表情,有些成功了,有些没有,但是这一次他却没有任何喜悦。

他内心被一种巨大的迷茫充斥着,甚至无法回头安慰那个现在一定是不知如何是好的人。

不是没有察觉到秦明跟他在性爱上的不同步调,但是他一直只是安慰自己那只是秦明天性冷感而已,但是今天见到的一切打破了他的自欺欺人,如果你能这么轻易的被异性的肉体激起生理欲望,那我呢?

我又算什么?


秦明这下是真的急了,虽然他还不是很懂林涛现在在想什么,但是直觉的,他紧紧拉住林涛的手,不让他再往前走一步,好像这一步跨下去不是宿舍走廊里平坦的水泥地,而是无法回头的万丈深渊。

但是天性的不善言词让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久别重逢的喜悦刚刚涌上就被这种尴尬的局面冲得一点不剩,秦明像是一个执拗的孩子,紧紧的抓住手上唯一能握住的东西,固执又倔强的,不愿意再放开。

“林涛……”

他不知道怎么办,只能一遍遍喊着林涛的名字,直到面前的人僵硬的肩膀在自己的呼唤声里慢慢的垮落、妥协。

林涛终于转过脸来,秦明打量着他,俊朗帅气的面庞似乎成熟了不少,嘴角旁边有一点青色的胡渣,却显得更性感,但是眼睛下面那两个硕大的黑眼圈也显示了主人休息不足的事实。

从龙番到这里至少要十几个小时,而以他对林涛的了解,对方必然是站了一路的火车才过来。

“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秦明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开口,虽然知道有些不合时宜。林涛则是深深的看着他,眼神里闪烁的是他不懂的情绪,然后秦明就被他紧紧抱住了,秦明在背后传来手臂收紧力度的瞬间想起这可是学校的宿舍,但是他还是没有推开这个拥抱。

好在他们的那个短暂的拥抱没有被任何人看到,然后林涛就放开了他,拉着他跑出了校门,找了家离学校最近的宾馆。

打开房门的一刹那秦明就被一个火热的吻席卷了,林涛的唇带着一股绝决吻了下来,他的动作是往日里不曾有过的粗暴,推挤着把秦明狠狠的压在床上。

这场性爱既沉默又晦涩,秦明迷失在一股巨大的茫然之中,却在林涛戴好套冲进身体里的瞬间脑海里浮现出了那个刚刚看到过的女优赤裸的身体。

然后他强迫自己抛开了一切的念头,沉默的接纳了林涛的全部。

直到一切动作都结束,林涛翻身倒在他身边之后,秦明才翻过身把自己缩进林涛的胸口,双手环抱住对方越发精壮的身躯。

“对不起……对不起……”

他道歉,虽然并不确定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直觉的,他觉得是他某个无心中的举动伤害了林涛,他不知道如何安慰对方,有关于情感的一切都不像刻板的知识和各种组合公式,那结陌生的领域从来不是他的强项,但是为了林涛,他却又愿意涉足于此,无论那澎湃在胸中的感情是什么,秦明都不愿再失去那些让他能像一个人一样有热度鲜活着的东西了。

林涛的手也圈住了他,跟刚才截然不同的亲吻落在了秦明的发间,他吻得那么虔诚而用心,像是最忠诚的信士在膜拜心中的信仰。

秦明视他为光,而林涛又何尝不是呢。

所以即使他明知自己应该做的是纠正秦明这种不正常的情感误解,却还是放任自己窃取了本不该属于自己的那株星箩。

“没事了,宝贝,没事了,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我是一个多么卑鄙的人啊’

林涛安慰着颤抖的恋人,却在心里叹息般的想道,然后就把这一切抛诸脑后,再也不去思索。


评论(39)
热度(226)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