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林秦】先婚后爱 1(ABO/生子/OOC/慎入)

#林秦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有秦明非自愿第三者插足描写#

#三观不正#

#有生子#


 

1.

“老秦,老……”

林涛的脚步戛然而止在法医科办公室门口。

科长那个位置上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坐着那个熟悉的身影,李大宝正坐在自己的位置面前捣鼓着什么,看见林涛也有些意外。

毕竟自从那件事情以来,林涛已经很少这样直接跑来法医科找人了。

一个月前,刚从拘留所出来的秦明被池子注射了催情的药物,药物诱发的强制发情如果得不到满足,那么这个Omega要么疯、要么死,随后赶到的林涛就在这种不得已的情况下标记了秦明。

这不过是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一种最无奈的选择,但是却摧毁了他们之间维系了十多年的珍贵友情。

小黑带人赶到的时候秦明已经昏倒在了林涛怀里,林涛面无表情的抱着他,旁边是已经被拷起来的池子,空气里弥漫着Alpha和Omega交融在一起的信息素味道,让人一眼就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明醒来之后的眼神让林涛忍不住落荒而逃,他知道这样实在是怂到家,但是林涛也实在不知道这时候要用什么表情去面对一个被自己标记了的秦明。

从那以后一切都好像变得不再一样,秦明顶着一身与林涛身上信息素交融的味道回来上班,但是往日里被人笑称以法医科为家的刑警队长却像转了性子,文件交给队里的人送,报告多数让小黑去取。

曾经形影不离的三人组就这样渐行渐远的分崩离析。

李大宝看着秦明和林涛这样不是不内疚的,当初要不是为了救她,秦明也不至于落到池子手里,而如今池子虽然已经伏法,但曾经发生过的也已经不可抹去。

只是面对目前这种焦灼的状态,她也毫无办法。

Alpha对于Omega的标记是永久且不可消除的,林涛那边又还有一个众所周知的女友,虽然他们老爱调侃那不过是一个薛定谔的宝宝,但所有人也都知道那不过是一句玩笑话。

秦明回来之后对这件事情支字不提,但是李大宝心里清楚,这不过是一种鸵鸟般的逃避心态罢了。

而秦明受到的伤害也远比看起来要更大,Omega被标记之后会本能的对Alpha产生心理和生理的双重需求,但是秦明却没有在人前流露出哪怕一点儿,他默许了林涛的逃避,自己扛下了出院之后许多个混乱而疯狂的躁动,但是绝望却仍然在一点点侵蚀着他。

所有的事情都变得不对了,偏偏他们都束手无策。

“大宝?大宝!”

林涛的声音把李大宝惊得回过神来。

“涛涛?怎么了?”

林涛咳嗽了一声,眼神望向秦明的位置,下巴点了点。

“老秦呢?”

“他……”

李大宝也顺着林涛的目光一起看过去,摇了摇头。

“不知道,从我进办公室就没看见他。”

想了想,她又补了一句。

“可能是有什么事儿,请假了吧。”

林涛沉着脸,没再多说什么。

出了法医科办公室之后,他满脑子都是今天上班之后小黑把自己拉到一边犹犹豫豫说出来的那些话。

“队长,那个,我昨天在药店碰到秦科长了。”

小黑家也住政法路,跟秦明家离得并不远,他原本是想去买点抗生素,却没想到意外在药店撞见了正在结帐的秦明,正想打招呼的时候却看到了对方手里拿着的是一种Omega专用的早孕试纸。

小黑于是把到嘴边的招呼吞进了口里,等秦明走了才纠结的去结了帐。

秦明和林涛那天的状态他看得明明白白,按照时间来推算秦明买试纸这件事十有八九也跟林涛脱不了干系。

陷入纠结的小黑回家想了一夜,还是觉得这件事儿应该跟林涛说一声,不是他多管闲事,而是这两个人现在的状态大家都看在眼里,林涛跟他关系又好,不管是不是,于公于私他都觉得这事儿不该也不能瞒着林涛。

至于其他的,就只能交给他们自己了,毕竟这种局面,外人也实在帮不上太多的忙。

小黑把这件事儿跟林涛说完就走了,留下被炸得蒙圈的林涛。

小黑说的什么意思林涛当然明白,这一个多月来他自己纠结来纠结去的还没整理出个结果,却没想到到这儿给他整了这么一出。

林涛狠狠揪了下自己的头发,想到这一切的根源他就恨不得跑到拘留所把池子那个女人给一枪蹦了,但是那也只能是想想。

事情既然都已经这样了,那就无论如何也要想出解决的办法,至少林涛也好,秦明也罢,都无法在这种情况下继续逃避下去了。

秦明一下车,就看见了站在他家门口台阶上的林涛。

林涛穿着那件军绿色的飞行员夹克,眉头紧锁,手上还点着一根烟。

看见秦明,他像是被蜇了一下,手一抖就把烟扔到了地上,还不忘踏上一脚。秦明皱了皱眉,他们站得并不近,但是林涛的信息素还是在第一时间就冲进了秦明的鼻腔,身体的不适感在这一刻舒缓了不少,秦明的手指摸了摸西装下摆那里并不存在的褶皱,这才朝林涛走去。

“老秦。”

林涛喊了秦明一声,那股信息素的味道更浓了。

秦明撇过头去没有看他,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钥匙打开了门,这才回头对着还扭捏站在门口的林涛说道。

“先进来再说。”

秦明的屋子跟以前林涛来的时候并没有不同,只有工作台那里意外凌乱的摆放着一件半成品的衣服和一些工具。

秦明虽然没有整理癖和强迫症,但是一般情况下他也不会允许自己的工作台变得这么杂乱无章,除了有案子的时候,他出门之前都会把东西归置整齐再走,而今天的情况显然并不是这样。

林涛的思绪随着视线乱飘,借此来压抑紧张到极点的情绪。

“喝咖啡吗?”

秦明的话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林涛皱眉看着秦明端着咖啡的样子,反射性的脱口而出。

“你怎么还喝咖啡?”

秦明的神情一下子冷了下去,林涛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句质问来得好没道理,但是一想到小黑那些话里所透露的信息又不由得让他烦躁起来。

林涛挠挠头发,又摸了摸鼻子,无视掉秦明探究的视线走到沙了上坐了下来。

“老秦,咱们得谈谈。”

 


 

评论(123)
热度(1059)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