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林秦】先婚后爱 3(ABO/生子/OOC/慎入)

#林秦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有秦明非自愿第三者插足描写#

#三观不正#

#有生子#

前文链接:(一) (二)


3.

秦明的拒绝丝毫不让人意外,林涛走出那间房子,直到坐到车里才放任了自己的情绪。暴涨开来的信息素把车内狭小的空间填得满满当当,连他自己都闻得到那股带着硝烟的味道。

双手重重地捶在方向盘上,已经发动的车子随着林涛的动作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就像他心里那股无法诉诸言语的愤怒。

林涛甚至在某一瞬间憎恨起了秦明那该死的骄傲和自尊,让他妥协于现状难道就这么难?但是他很快又反应过来自己这种无端的迁怒不仅毫无道理,甚至是一种对秦明的极度不尊重。

那个人,如果连自己的骄傲和自尊都能拿来妥协和舍弃,那他浅薄的生命里又还能剩下些什么了呢?

毕竟命运已经对他如此苛刻了。

所以无论如何,自己也不能成为压垮秦明的那根稻草。

补偿剂是什么东西,林涛心里其实门清,那种东西不过是一种悲剧性的无可奈何而已,说是没有副作用,不过是掩耳盗铃罢了。

林涛曾经见过因为失去了Alpha而不得不服用补偿剂过日子的Omega,最后那个Omega成为了一具躺在解剖台上的尸体。

死因是自杀。

他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秦明走上那样一条道路。

手机铃声拉回了林涛的思绪,他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面带着粉红色桃心背景的来电图片刺痛了林涛的眼睛。

深吸一口气,他按下了接听键。

“喂。”

“涛涛。”

女孩特有的娇俏嗓音透过听筒传来,是薛小小。

薛小小有一把好嗓子,她是播音主持专业毕业的,这是她天然的吃饭工具,当然,用在撒娇发嗲上通常都是事半功倍,能让人一听声音就酥了半个身子。

“你最近怎么老是不接我电话吖?工作那么忙吗?”

有分寸的抱怨,透着点亲昵的小嗔怪,换作是以前,林涛早就忙不迭的哄上了,但是今天不行,现在……不行。

“小小,我们得谈谈。”

林涛喉咙里像被塞了一团棉花,他放弃了那个从恋爱开始就在他们中间使用着的爱称,这个微小的转变让电话那头的薛小小微妙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女人的直觉通常都是准确而不讲道理的,林涛这一个多月来的变化她不是没看在眼里,正因为如此,现在他们中间起了变化的这个小细节才让她越发的惶恐。

“涛涛,你怎么了?”

“你什么时候下班?我去接你。”

没有回答薛小小的问题,林涛用手指按了按额头,换了个话题。

电话里的薛小小沉默了一小会儿,再开口的时候,她的声音低了一点。

“晚上台里有个聚餐,我不好推。”

“需要我去接你吗?”

“不用了,你先回家等我吧。”

林涛挂了电话,沉默的踩下油门,往家的方向驶去。


林涛走后的屋子显得越发的宽旷,秦明站在刚才的位置上一动不动,吧台上的咖啡早已失去了热度,冰冷地凝结在那里。

很久之后,秦明才挪动着有些发僵的双腿,把那杯已经凉透了的咖啡倒进了厨房洗漱盆的下水道,黑褐色的液体拉成一条蜿蜒流动的曲线缓缓沿着洗漱槽内的口子流走,秦明默然地注视着,眼睛里突然涌起一阵干涩。

他何尝不知道自己现在选择的是一条最艰难的道路。

秦明清楚自己的个性,他既不是什么长袖善舞的交际达人,也没有能在办公室内左右逢源的高明手腕,他有的不过是扎实过硬的专业素养和一颗对于真相执着追寻的心而已。

而体制内的这碗饭并不好吃,有时候过于优秀反倒会招人眼红,所以在龙番扎下根来之后秦明也曾感激过,自己遇到的大部分,都是些怀抱着善意和理想的同事,那些最开始进入这一行所担忧的很多都没有出现。

但是现在他却要将已经扎下的根连根拔起,再次跋涉向另一个未知的地方。

秦明并不畏惧挑战,然而他也终归是个人,是人,就会感到疲倦,是人,就会对未知产生恐惧。

即使在众人眼里他如同高高在上的神龛上信仰的雕塑一般,但那些坚硬的也终归只是他保护自己的外壳。

但是目前这种局面,却让他已经没有了任何其他的选择。

秦明是知道薛小小的,林涛虽然为了保护女友没有让她进入过自己的工作圈子,但十几年的老友,彼此身上并不拥有太多秘密。

从林涛跟薛小小交往开始,这个名字他就已经从林涛嘴里听了太多太多。

他知道林涛是抱着一种认真而负责的态度开始的这段感情,也知道对方对于林涛的付出不会比任何人少。

所以秦明更不能让自己去做破坏他们中间感情的那一个。

深思熟虑之后,他决定离开,他有多了解林涛,就有多肯定林涛会为了自己做出什么样的事。

但是他不会允许那样的事发生。

林涛那么好,不值得为了一件并不是他自己造成的错误而被迫背负上如此沉重的情感枷锁。

关上洗漱槽旁边的水笼头,秦明收回思绪,想把手里的马克杯放回到台子上方的厨柜里面,却在举手的瞬间感到下腹那里传来一股清晰的闷痛。

他哼了一声,手里的杯子一时没拿得稳,掉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李大宝接到秦明电话的时候,正愉快的敷着面膜点开了最新一集的美剧,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秦明两个字她哀号一声,以为是又有了什么新的案子。

认命的接起了电话,李大宝有气无力的喂了一声,却在听清楚秦明的话之后吓得差点从沙发上滚了个趔趄。

“老老老秦,你别吓我,你怎么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李大宝边答应着边飞快扯下了脸上的面膜,手忙脚乱地换好了衣服就冲了出去,临出门她才又想起自己钥匙没带,又一阵风似的冲了回来抓起桌上的钥匙飞跑了出去。

 


评论(120)
热度(692)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