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林秦】先婚后爱 4(ABO/生子/OOC/慎入)林檎预售明日正式截止^^

#林秦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有秦明非自愿第三者插足描写#

#三观不正#

#有生子#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4.

李大宝停好车之后也无暇再管车身摆正了没,关上车门就头也不回地冲进了省人医大门,之后一路狂奔终于在值班护士的指路下找到了秦明的病房。

屋子里三四张床位前都站得满满当当,只有秦明这张病床前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高个男医生正跟秦明说着话,不时地拿着手里的签字笔在打开的病历上写着什么,听见李大宝进来的声音他回头看了一眼,合上了手里的病历本。

“你是哪位?”

李大宝赶紧跑到秦明床边。

“我是他家属。”

忙着应付医生,李大宝也来不及向秦明打招呼,只是在匆忙间瞥了他一眼。

秦明的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是脸上的表情倒还算平静,这时候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听见李大宝的声音也只是抬了抬眼皮。

医生看看她又看了看秦明,鼻子动了动,有些狐疑地望过来。

“你不是个Beta吗?”

李大宝在医生的视线里有些尴尬地笑了一下。

“他家Alpha工作忙,我来一样的,一样的。”

医生嗤笑一声,没接这句话。

“再忙也得先顾着肚子里的那个吧,病人这是典型的先兆性流产,好在这次出血量不大,又送医及时,才没出什么大事儿!”

李大宝好脾气地点头,笑脸摆得都快僵了那医生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些。

“行了,B超也照了,一会儿让护士把水挂上先观察一晚上再说,但是最好还是把他的Alpha叫过来,虽然先兆性流产的成因很复杂,但是现在也不能排除是因为缺少Alpha信息素地安抚而造成的。”

医生这话说完之后李大宝还没开口,秦明倒是开腔了。

“不用,有她在就行了。”

李大宝觉得满嘴的话顿时被噎了回去,哽得她吞也不是,吐也不是,身上一阵不自在。医生也不赞同地看着秦明。

旁边的小护士这时候已经拉过了秦明的手,把止血带栓上了他已经撸起了袖口的手腕,又拍了两下,接着一根闪着银光的针头就扎进了秦明皮肤下面被挤压出来的血管里。

“你们可别不当一回事儿,病人现在的情况可大可小,虽然刚才检查结果显示胎儿的情况一切正常,宫内也没有淤血,但还是要引起足够的重视,别到时候真出了事儿再找地儿哭!”

“不用,有她在就够了。”

秦明听完医生的话,还是那副油盐不进的态度,见他这样,医生的脸色也不禁有些沉,李大宝赶紧凑上来把医生拉到一边,又笑着压低了声音解释了几句。

“您别见怪,他这人就这又臭又硬的坏脾气!这不是,他家Alpha是个警察,现在正赶上个大案,忙得脚不沾地儿的,实在是没办法,都是为人民服务的行业,理解,您多理解。”

伸手不打笑脸人,再加上李大宝说的确实情有可原,医生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反而对秦明生出一丝同情,脸上的神色也缓和下去。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挂上吊瓶的秦明,想了想,还是再交待了一次。

“行了,你们也不容易,但是他这个情况,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尽可能的让他的Alpha多陪在身边。”

又说了几句把医生好言好语地送走了,李大宝这才松了口气坐到秦明床边。

“老秦……”

她开了口,但一时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合适,最终李大宝也只是叹了口气,看了秦明一眼。

“你真的不准备告诉涛涛啊?”

秦明整齐的头发有几缕已经耷拉到额前,脸被病房里的灯光一照,显出一种过份的苍白,衬得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憔悴了许多。

李大宝自从认识秦明以来,哪见他这样儿过,心里顿时涌上一阵不忍,眼角一酸,差点就落下泪来。

“都怪我,要不是我,你们也……”

“李大宝!”

秦明抬高的嗓音把她未说完的下半句话连带着挂在眼角的泪珠都憋了回去。她抬起头,看着秦明,眨巴了下眼睛。

“我饿了,去给我买点吃的。”

吸了吸鼻子,李大宝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却在转身的时候听见身后传来秦明低沉的声音。

“不是你的错,别多想。”

这应该是秦明这个别扭的性格能给出的最温柔地安慰了吧,这样想着,她匆忙地跑出了病房,不想让秦明看见自己已经滑到了脸颊的泪水。


李大宝一口气跑到了医院外面的一家小馆子,这家店还是之前有段时间她父亲在省人医住院的时候她发现的。环境还算整洁干净,最主要的是店里煲的一种乳鸽汤特别适合气血亏损的病人,味道也好,不像一般馆子那样偷工减料,所以虽然价格略高,还是大受欢迎供不应求。

也是她运气好,刚一到就碰上一批刚出锅的,小姑娘挺着单薄的小身板挤了半天好容易抢到一碗,又打包了一碗杂粮粥和平日里秦明爱吃的几个小菜,这才小心翼翼地拎着打包盒回到了病房。

秦明吃东西一向秉持着食不言的传统,这会儿也不例外,虽然一只手挂着吊瓶有些不方便,但是另一只手的动作也不见生涩到哪里去,李大宝就坐在一边默默地陪着他。

这时候已经是饭点,病房里其他的家属也都拎着大包小包送了东西过来,一时间吵闹的声音此起彼伏,秦明一向对喧嚣的环境敬谢不敏,但是这会儿也没有让他闹性子的条件,只能边皱着眉边小口小口吃着东西。

李大宝看秦明这个样子,又想起了医生之前交待的那些话,想了想,还是试探性地开口喊了他一声。

“老秦,我觉得……”

但是她话没说完,就被秦明一句食不言堵了回去。气鼓鼓的叉手抱胸,李大宝纠结来纠结去还没理出个结果,手机倒是响了。

电话是二队的曾士楷打过来的,有个酒吧发生了恶性斗殴事件,二队赶到带了一提溜的人回来,重伤的送了医,还有个当场死亡的,这会儿正躺在法医科的解剖台上等着人来解剖。

案子发生得突然,秦明又是这个情况,当然不可能让他回去,大宝挂了电话,为难又无奈地看了一眼已经停下了动作的秦明。

“老秦,这回不让涛涛来怕是不行了。”



评论(123)
热度(684)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