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林秦】先婚后爱 6 (ABO/生子/OOC/慎入)我回来啦><求小红心求回贴求抱抱

#林秦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有秦明非自愿第三者插足描写#

#三观不正#

#有生子#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6.

虽然医生说的是并不确定秦明的先兆性流产跟缺少林涛的Alpha信息素安抚有没有关系,但那天晚上林涛来到医院之后秦明的情况还是开始明显稳定下来。

秦明不愿意答理他,但是小腹处那股一直隐约抽搐的痛意确实在林涛到来的后半夜明显被缓和。秦明后来模糊地在已经安静下来的病房里睡去,朦胧的神智有一度曾察觉到林涛的手机震动过一阵,再之后他就沉入了香甜的睡眠,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醒来的时候林涛不在,秦明也没找他,自己去病房里的独立卫生间简单洗漱了一番,等他把自己捯饬清爽,就看见林涛抱着个装得满满当当的袋子推开了病房大门。

袋子里装着几个打包的餐盒,最大的那个是昨天大宝买过的那家小店里,今早上新鲜出炉的乳鸽汤,那家店二十四小时营业,昨晚大宝在走之前给林涛交待的注意事项里就包括了那店的名字。

林涛记在心里,他这一晚上没怎么睡,早上看见病房外的天开始蒙蒙亮,估摸着秦明差不多该醒了就先出去买了早餐。

“老秦,先来喝点汤再吃东西。”

把袋子里的餐盒挨个摆放在病床旁边的小置物桌上,林涛掀开了盖得紧紧的一次性餐盒的盖子,混合着乳鸽汤香味儿的热气一下冒了出来。

林涛抱着东西回来的路上都是警校体测百米冲刺般的速度,这会儿这汤正热乎着,零星几点油花浮在浅白色汤底的上面,最下面还沉着几块鸽子肉,看起来就让人食指大动。

秦明已经坐回了床上,从昨晚林涛过来之后他还没主动跟林涛说过一句话,不是他不想开口,而是现在这种情况下,好像他们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带着一股诡异的尴尬感。

他们之间现在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已经混乱至此,秦明现在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这个自己认识了这么多年的老朋友。

或者,他们现在这样,还能互称一声朋友吗?

林涛的声音把秦明从那股焦灼感里拉了出来,他抬眼看着林涛,不理会被推到自己手边的那碗热汤,想了想还是开口。

“你回去吧,我一个人可以。”

林涛没理会秦明这话,他掰开一双筷子塞进秦明手里,又从袋子里拿出两个大肉包子啃起来,食物塞得他回话的声音含糊不清。

“先吃饭,天大的事儿一会儿再说。”

秦明见他一副不想多谈的样子,又看着旁边人多口杂,确实不是谈论某些事情的好地方,也不再坚持,默默地拿起小勺子舀了一勺汤送进自己嘴里。

两人就这样沉默着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直到查房的医生推门而入的时候,林涛正把最后一口包子啃完,他眼神余光看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进来,噌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还是昨晚的那个高个儿医生,虽然没见过林涛,但是他一看昨晚陪着秦明的李大宝已经不见了踪影,林涛又一身遮不住的Alpha信息素味道,也明白了八九分。

想到昨晚小姑娘说的那些话,医生又看了看秦明已经明显比昨晚好上不少的脸色,也不由得替他高兴,脸上的表情就带了点笑。

“这就对啦,工作再忙,伴侣还是要关心的嘛!”

林涛虽然不知道昨晚是怎么回事,但是听话听音,这时候也忙不叠点头,一副虚心受教的表情,秦明倒是没什么反应,医生翻开手里的病历,走到秦明床边看了一眼他正在吃的东西,点点头。

“小伙子挺会照顾人,这些东西都很适合孕期的Omega,以后可以让他多吃点儿,昨晚查血的时候他的血小板有些低,前期适当地补一补还是可以的。”

医生在病历上写了什么,又转头问秦明。

“下面还在流血吗?”

这话问得直白,秦明的脸腾地红了,但毕竟也是学医出身,很快又恢复了往日里淡漠的波澜不惊。

“输液之后就没有了。”

“嗯。”医生点点头,“肚子痛吗?”

“不痛。”

病历上又被记上些什么,之后高个医生把病历一合,从身后一个推着工具车的护士手里拿过一个一次性塑料小杯递过去给林涛。

“餐后半小时让他验个尿,一会让护士再抽个血,没什么问题的话,下午就能出院了。”

中午的饭菜还是林涛去买的,除了照例的乳鸽汤其他的菜色换了几样秦明爱吃的,医生也过来了一趟,给他们拿了早上的化验结果。

秦明血检和尿检都正常,除了少数几项数值偏低,关键的几项都已经稳定,交待了几点需要注意的东西医生就给他们开了出院证明。

秦明站在病床前,看着林涛把一些杂物打包塞进带来的旅行包里,之后一手拎起了不算太重的包。

“走吧,先送你回家。”

一路上两人之间都安静得过份,林涛没有听音乐也没打开电台,车内的空气艰涩而沉默,从昨晚一直隐忍的烟瘾又冒出了头,此时此刻林涛急需尼古丁来平复一下自己疲惫的神经,但是他也心知肚明,那股难奈的痒意来源,也并不全是烟瘾。

跟秦明接下来的这场谈话并不会比上一次来得轻松,但是这场艰难的谈话又势在必行。

他必须在秦明毁了自己之前,让所有的事情尘埃落定。

直到把秦明送回了家,安顿好了所有东西,林涛才坐到沙发上,用一个并不算愉快的话题开启了他们之间地对峙。

“我会把情况向谭局说明,让他暂缓批复你的调职申请。”

说是暂缓,但他们都清楚,暂缓的意思,就是无限期押后的不了了之。

果不其然,在林涛说完之后,秦明的愤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眼里聚集,他握紧了自己的双拳,低沉的嗓音里满是毫不退让的倔强。

“林涛,你有什么权利这么做?”

林涛苦笑了一下,灌下一口他刚刚给自己倒上的茶水,不知道秦明是哪年哪月收的陈茶,一股子快要发霉的涩味。

“我知道自己是个混帐,但是秦明,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毁了自己。”

秦明冷笑一声,他第一次在林涛面前展示出了自己毫不掩饰的攻击姿态。

“不要把你自己当成救世主,你没那么伟大,也不叫耶和华,我自己的事儿,轮不到你来多管闲事!”

不去理会秦明失了冷静地挑衅,林涛平静地放下茶杯,眼神不闪避地迎上了秦明的视线。

“那你可以试试,看能不能绕过我把自己顺利从龙番弄走。”

这副摆明了无赖的样子简直让秦明气得要发笑,但是还没等他想出反击的对策,一股闷热的颤栗突如其来地爆发在他身体里,秦明脸色一变,身体深处涌出一股粘腻的湿意,Omega馨香的气息控制不住地散发开来,让两个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秦明毫无预兆地发情了。

 

 

评论(187)
热度(763)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