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写完了林涛和薛小小分手的一章,把自己写郁闷了

写这个故事之初,我就是想写一个纠结的感情故事,在这个故事里,除了犯罪分子以外的所有人都没有做错,只是命运让他们阴差阳错的做出了各种无奈的选择。

从一开始,我想写的就不是一个渣男左拥右抱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故事,在写作的过程中我也一直提醒和审视着自己笔下的人物,总是在想着会不会把他们写得偏离了既定的性格,成了所谓的“渣贱”,但是笔力有限,有时候自己也会怀疑,这样真的好吗?这个故事是否侮辱了那些我所深爱着的人物,我又是否有能力去驾驭一个如此复杂的感情描写?

越是自审,越是忐忑。

写完这一章后反复看了好多遍,但是心中的疑问却没有得到解答,各种怀疑几乎要压垮自己。

前一章的肉戏我取的标题很轻浮,但是写作过程中却丝毫不敢抱有那种猎奇的心情,曾经我也反复思考过是不是应该在这种时候描写一个这样的情节,但是几经考量,还是觉得这一段戏无法删改,因为这是一段连接着以后情节推动的重要线索,没有这段戏,后面很多的情感爆发无从安放,人物的性格也会让他们走入一个死局,要想打开现在这种焦灼的局面,只能狠下心来不破不立。

肉体的关系之于情感,是一种上升和沟通的渠道,当然,这并不仅指正面意义上的,但是一段感情要发展,必然要产生相应的矛盾冲突和情节推动,所以我还是写了,但是写描写的每一个细节,我都尽量避开了肉欲横流的欲望,而只把所有描写的重点放在了欲与心的挣扎纠缠上面。

写的时候战战兢,发出来之后也满是不安,就怕我所构思的文字玷污了他们,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是否给人造成了这种感觉,如果有,我万分抱歉。

这篇文所有的情节都是围绕着情感上的争议这一点展开,这是我想写的,也是我要写的,如果我的文字让你感到不适,那么请拉黑屏蔽,我能尽到的最大的努力,就是在描写的时候绝不带恶意和侮辱,但是能力限制,最终的效果或许不能尽如人意,那么我也只能求一个无愧于心了。

半夜的疯言疯语,也不知道会有几人看见理解,码字是场寂寞又孤独的旅程,但是我却那么热爱它,我想我这一辈子也再找不到第二件会那么让我喜爱的事情了吧,所以痛并快乐着,希望我能一直这样走下去,想就这样,写到时间的尽头。

 

评论(17)
热度(62)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