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林秦】先婚后爱 9(ABO/生子/OOC/慎入)求小天使们的小红心求回贴><

#林秦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有秦明非自愿第三者插足描写#

#三观不正#

#有生子#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9.

林涛的职业让他有着与各种人物打交道的经验,比起秦明的不善言辞,林涛的性格称得上长袖善舞。

但再多的经验和再高明的技巧,也不能让林涛此刻在面对着薛小小的时候,心里的惭愧和内疚减少一分。

他终归是负了面前坐着的这个女孩。

无论是什么样的理由,错误就是错误,这是已经钉在他命运之上的耻辱十字架,林涛逃不掉摆不脱,终此一生,也只能背负着这种道德上的亏欠前行。

客厅的灯亮着,他们彼此的影子被灯光投射在地面拉长,像是抽象派艺术家涂抹的画卷,却并不曾渲染出一点美好旖旎的气息。

这个他们共度了无数时光的屋子此时此刻更像是一个审判的牢笼,拷问着林涛,也摧折着薛小小。

“小小,对不起。”

林涛垂着头,这是他早该出口的歉意,却因为他的逃避拖延到了今天。

薛小小的眼眶随着这句话泛起一阵潮意,她修剪得当的指甲死死掐进自己手掌的皮肉,扭开头不去看坐在对面的林涛。

“你和他,什么时候开始的?”

“一个月前,有个案子,当时的情形让我别无选择,只能标记了他。”

薛小小恍惚地对比起时间,想到这近来林涛的种种行为,心里茫然生出一股空洞的领悟。

“难怪……昨晚呢?又是怎么回事?”

她说着,从桌上拿起自己的手机,按了几下摆到林涛面前,那上面显示的正是昨晚那张闺蜜发送过来的照片。林涛看了一眼,手指习惯性的摸上外套口袋内的烟盒,又在掏出的时候放弃。

“他,怀孕了。”

林涛的话击碎了薛小小心中最后一丝妄想,那些不切实际的念头终于在林涛这句宣判一样的话语里烟消云散,眼眶里的泪水也承载不住的滚落下来。

“那我呢?!林涛?我怎么办?你想没想过,我该怎么办?啊?!”

失控的情绪终于冲破了理智的闸口,薛小小的冷静在这一刻全然崩塌,被情人背叛的愤怒和痛苦达到了顶峰,她所有的坚强已经全部土崩瓦解,只余下最脆弱的心伤神碎。

薛小小一声声的质问就像是带刺的鞭子,狠狠抽在林涛身上,他死死咬紧嘴唇,像是这样才能让自己承受住这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拷问。

这是他该得的,这是他欠她的。

然而他却还是要继续伤害她。

这是何其无可奈何的残忍。

“对不起,对不起小小,对不起。”

苍白的道歉于事无补,最终的结果也不会因为无力的言语而改变。

“我们,分手吧。”

那句话,林涛终于还是哽咽着说出了口,以往面对着枪林弹雨也面不改色的男人,在这一刻也落下泪来,那是耻辱和羞愧的泪水,是灵魂里那道无时无刻不在鞭挞着它的伤口里渗出的血泪。

“林涛!你这个王八蛋!王八蛋!”

愤怒掌控了身体,薛小小猛地抄起茶几上那个烟缸朝林涛砸去,哐地一声,玻璃制品重重击中林涛的额角又摔落到地毯,林涛不闪不避,剧痛过后,脑子里升起一股沉闷的晕眩。

鲜血,从额角被破开的伤口里缓缓滑下,薛小小呆呆的看着那一道刺目的痕迹,带着泪意的大眼睛闪烁了一阵,身体颤微微地晃动着,最后无力瘫倒在了沙发上面。

“我一直都相信你说的,你们只是朋友,只是朋友……”

她喃喃自语,无神的双目空洞看着前方,林涛的视线还在摇晃,听见她的话,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

“我也曾经以为,我们会是一辈子的朋友。”

安分的守着那条友谊划下的红线,规规矩矩的在被圈起来的界线里守望互助,度过一生。

“可你是个该死的骗子!”

薛小小的控诉撕裂了空气,这句犀利的指责如同疾风般的火焰烧得林涛恍若置身真空,连呼吸都一窒。

言语已经失去了意义,薛小小突然感到一股从灵魂深处涌上的疲惫,她本来有那么多的话要说,有那么多的东西想要发泄,她想大声问林涛爱不爱秦明,又有没有爱过她,但是突然间那股倦意就席卷了她,如果事情已经进行到了如此不可挽回的地步,那么这些答案也不过就是一个可怜的安慰罢了。

无论那些问题的答案是什么,都不再重要了。

她的骄傲和自尊不会允许自己再去接受一份已经扭曲变质至此的感情,薛小小也绝做不到委曲求全只为唤回一个已经全然背叛自己的男人。

即使她那么爱他。

“分手吧,林涛。”

宣判了这段感情死刑的结局终于到来,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薛小小收拾行李的时候,林涛一直坐在客厅,额头那里被烟缸砸破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他抽了张纸胡乱擦了两把也没再管。

屋子里不时传来乒呤乓啷的声响,没有持续多久,薛小小就拖着一个半人高的行李箱从卧室走了出来。

“咣当”一声脆响,一把钥匙被扔到茶几上,又往前滑了一段滚落到地毯,林涛没去捡。

薛小小抬抬下巴,“把我家的钥匙还给我。”

听见她的话,林涛默不作声从夹克的里兜掏出一个钥匙包,取下其中一把钥匙站了起来。

在林涛的手刚一伸出的瞬间,薛小小就抢过了他手中的那把钥匙。

薛小小握紧了那个小小的金属物体,用力太大,手掌都被咯得生疼,不知道怎么的,这平常满不在乎的小痛却让她眼睛一酸,又落下泪来。

她赶紧把头偏过一边,不想让林涛看到自己哭红的眼睛。

“小小,你……”

“不用说了。”

林涛最后的那句保重也没有出口,薛小小已经几步走到门口,跨出房间的那一瞬间,她突然很想回头看看林涛此刻是什么表情,薛小小知道林涛一直在看着自己,她从来都对林涛的视线那么敏感。

但是最终她也没有回头。

眼泪终于压抑不住汹涌洒落,薛小小忍住冲到喉口的哽咽,泪眼朦胧地关上了那道防盗门,阻隔了林涛的视线,也阻隔了他们之间所有的感情。

屋子里的这个男人从这一刻开始,再不属于她了。


 

——废话分割线——

为什么日更就会掉热度QAQ,这几章热度越来越低好心塞55555

评论(162)
热度(757)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