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林秦】先婚后爱 10(ABO/生子/OOC/慎入)祝贺林队长求婚成功,爆字数了OTZ

#林秦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有秦明非自愿第三者插足描写#

#三观不正#

#有生子#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10. 

薛小小离开之后,房间静默无声,隔音良好的玻璃窗阻隔了外界一切声响,低垂夜幕下车灯和霓虹组成的闪烁细小光点在落地窗外五颜六色地缓缓移动,如同一部无声的蒙太奇电影。

林涛盯着紧闭的门扉,直到双脚发麻,才缓缓拖着沉重的身体去书房的药箱找了片创可贴。

整洁的书房也被翻得凌乱,书桌上横七竖八躺着几个已经被取走了相片的相框,林涛撕掉创可贴的防菌贴,准备扔到一旁的垃圾筒,却看见那里面静静躺着几张被撕成碎片的照片。

撕裂的残缺图像还能看到林涛和薛小小某一角的影子,而现在变成了垃圾的这些已经成为了一种莫大的讽刺。

站在浴室柜前,林涛捏着创可贴一角把这玩意儿贴到了已经清理干净的额角伤口上,又左右看了看。接着他扭开水笼头,鞠了几把冷水就往脸上泼,冰凉的湿意让林涛脑子里转着的那些念头终于稍稍平息一点。林涛缓缓抬头,看着镜子里那个镜像的自己也是红着一双眼看着前方。

“林涛,混蛋。”

他与镜子里那个自己同时开口,声波在浴室里撞得粉碎。


林涛拎着打包好的餐盒从餐厅出来之后才注意到旁边的店子是一家连琐珠宝店,精致的红金色装潢风格巧妙融合了中国风的古典风蕴,使整个店面看起来奢华又高贵,玻璃展柜上摆出的一些工艺品看起来也是精致非凡,林涛又往店门口的牌子上瞟了一眼——还是国内有名的老字号。

他拎了拎手里的东西,转身奔进了这家店敞开的大门。

再出来的时候,林涛手里还是只拎了个餐盒,但是那个刚刚差点把他信用卡透支光的小盒子和里面那颗璀璨夺目的宝石,却已经安稳地躺在了他上衣胸前的口袋里。

车停到秦明家楼下之后,林涛向台阶上方看了一眼,秦明家的窗户黑漆漆的,也不知道里面的人是还睡着或是已经出门去了,林涛下车关好车门,拎着手上的东西,像是以前做过的无数次那样踏上了那几级并不算高的台阶,他站在了那扇曾经敲过无数次的门前,伸出了手。

“秦明,开门。”

林涛等了一会儿,门里没有任何动静,吸了口气,他提高了音量。

“我知道你没出去,开门!”

声音落下之后,依旧是晦涩的寂静,只有对面马路传来的声响混着路边花木丛中偶尔传来的一两声细弱虫鸣。

林涛没有拿东西的手在门板上咚咚锤了两声。

“秦明,你知道的,我开锁得过奖。”

这话说完后没用多久,门边那扇漆黑的窗户亮了起来,然后林涛面前紧闭的门扉被推开,秦明穿着睡袍还带着一丝疲倦的冷脸出现在门后。

林涛举了举手里的餐盒,示意他让自己进去,秦明没动。

“老秦,我想进去的话,你拦不住的。”

秦明的视线在林涛脸上巡梭几下,突然定在某一个地方,他眼神闪动着,身体慢慢让开了一人的宽度,林涛顺着那缝从他身边踱了进去。

把手里的餐盒整齐摆在茶几上,林涛没有坐下,只是对已经关上门抱胸看着自己的秦明招了招手。

“先来把东西吃了。”

这次秦明没有再拒绝,他一觉睡到现在,中午吃的那点儿东西早就消化得不剩什么,再加上近来不知是因为孕期反应还是别的什么,秦明的食量确实比以前大了一些,这会儿看见林涛打包回来的都是自己爱吃的,肚子已经咕咕响了。

林涛没有打扰他,反而自己拿了本书坐到了秦明的工作台前面慢慢看了起来,秦明也没有说话,只是慢条斯理地处理着桌上的食物,两个人之间的氛围是少有的静谧平和。

这样的时光在那件事之后,已经许久没有再出现过了。

他们两人的心中都不约而同地涌起了些怀念,谁也没有出声,似乎都害怕一开口,这几乎像是被倒流停驻的时光就会如同童话中失去了魔法的水晶,破裂成碎片。

然而不管秦明的动作再慢,也总有吃完的时候,看着桌上已经空空如也的餐盒,秦明放下筷子,扯过一旁的抽纸擦了擦嘴角,林涛手中的书,也慢慢合上。

走到茶几前,止住秦明收拾的动作,林涛低声说了句我来吧,就把吃空的那些东西又用先前打包回来的袋子装了拎到门口。

关门转身的时候,林涛看见秦明直楞楞看着自己,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勾在睡袍上的手指无意识打着节拍的动作却暴露了他的内心。

秦明的内心,惶惑而又无助,林涛脸上显而易见的伤口暴露了一个让秦明害怕的事实,但是他却不敢去猜测,直到渐渐朝自己走近的林涛开口,才证实了秦明心底最不愿意面对的那个事实。

“我跟小小分手了。”

林涛站到茶几前面,秦明转开了视线,不去看他。

“林涛,你真是个混帐。”

这话让被骂的那人苦笑了一下,但接下来的那句,又把那丝笑意凝固在林涛脸上。

“但我是个更大的混帐。”

皱了皱眉,林涛手伸进外套后面,从环在侧背部的枪套里,掏出了自己的佩枪,然后和自己的警官证一起,摆到了秦明面前的茶几上,这个动作让秦明瞪大了眼看着他,神情满是不赞同的凌厉。

但林涛接着拿出的东西,却让色厉内荏的秦明更加无措,那是一个一看就知道里面包裹着什么东西的红色绒布小盒子,心形的外表让它所代表的含义和作用不言自明,林涛按住盒子外面的那个小开关,轻轻一碰,内置灯随着盒盖开启的动作亮起,柔和的光线衬托着蚕丝布面上被托举着的那颗圆环,上面璀璨的一点闪烁着菱形的眩目光泽。

把那颗钻戒与刚刚放到茶几的两样东西摆到一起,林涛吸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老秦……”他停顿一下,皱了皱眉,似乎在紧张又像在组织措辞。“秦明,首先我希望你知道,我接下来的话,并不是一个临时兴起的决定,而是这近一个月的时间以来,我想了很久,却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对你说的话。”

“我标记你,是我自己的选择。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我就知道将要面临的是什么,所以你不用把所有的责任背在自己身上,因为当时清醒的是我而不是你。”

“我对不起小小,但是如果再让我重新选择一次,我还是会那样做,因为我做不到眼睁睁看着你去死。”

手指攥了攥,林涛又逼自己放开,苦笑了一下看着秦明,“我承认,我曾经想过逃避这一切,但是我做不到对发生的一切视若无睹,你不该遭受这样的对待,你……这么好,如果真有惩罚的话,就让那些报应在我身上吧。”

从林涛开口以来就陷入一种恍惚姿态的秦明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猛地站了起来,他几乎是反射性地喝出口。

“林涛!别他妈乱说!”

法医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但是这一刻,秦明却清晰的感受到那种‘举头三尽有神明’的惧意。

因为在意,所以敬畏。

林涛做了个手势,眼神平静又坚定,他指了指桌上那两样东西,又继续开口。

“这两天我想了很多,我跟小小的分开是必然,这是我们之间的问题,与你无关,无论你接不接受这个东西赋予的意义,我和她也没有可能再继续走下去。当然,也没有任何人有权利去决定你的人生,我也一样,所以,如果你真的不愿意接受这一切,我会去做性腺素提练,然后离开龙番,这样,你就彻底自由了。”

秦明的眼神在这一刻终于露出了毫不掩饰地震惊。

他当然知道林涛所指的性腺素提练是怎样一个东西,那是通过摘除Alpha性腺的方式,把性腺中的信息素提练出来,被Alpha标记了的Omega只要注射了这种提纯的Alpha信息素,将不再受到结合的影响,甚至在发情期也可以不需要标记了自己的Alpha抚慰独自度过,但是被摘除了性腺的Alpha将不能再标记任何一个人,他会彻底地失去自己的信息素和生育能力,无法再跟任何人建立永久的结合,变成一个彻底的无性征人。

这种手术,通常只会用在那些犯了强奸标记罪的Alpha身上。

“林涛,你疯了吗?”

秦明忍不住问,林涛这个决定实在太过疯狂,秦明甚至在听到的时候脑子就嗡了一声。

他何得何能,让这个人付出至此。

林涛摇摇头,“你说过,我的人生并不应该被像祭品一样补偿给你,那么同样的,你的人生也不应该以这种方式而被迫跟我捆绑在一起。”

他深深地看了秦明一眼,弯腰拿起了桌上的绒布小盒,盖了回去。

“你会自由的,秦明。”

林涛转身离去的背景挺拔又坚毅,他步伐沉稳,带着一种经过训练的轻盈,秦明看着那道熟悉的身影,不知什么时候,眼眶里已经蓄满了泪水。

就在林涛的手伸出碰到那扇门上的拉锁之时,秦明带着哭声地呐喊终于冲出了喉口。

“林涛!”

那一刻,背对着秦明的林涛也好,看着林涛的秦明也好,都已经泣不成声,却还是在这种奔放而窒息的希望和绝望里,哭泣着喊出了那个做得如此艰涩又畅快的决定。

“我们结婚吧。”


——————————————————————————————————————

*关于林涛下班佩枪的解释:我查了相关条例,发现虽然规定了刑警下班不允许佩枪,但是又有在执行任务期间都可以佩枪的规定,这个时间上的界定没有严格标准,再加上剧里林涛和秦明在池子餐厅吃饭的时候应该明显是下班时间,但是赶到灯塔却带着手枪,从餐厅再跑回局里领枪械是肯定来不及的,由此推断他应该平时就会把枪带在身上。


*关于林涛为什么一开始不作切腺体的选择:这么说吧,这个手术相当于ABO世界的挥刀自宫,而且林涛不仅会失去他的性别和生育能力,文里提到过一般实行这种手术的,都是犯了强X罪的罪犯,所以一旦林涛这样做以后的人生都有可能会受到各种各样的歧视,他不是圣人,不可能一上来就要求自己去做一个这么伟大的牺牲。但是最后做这个决定,林涛是抱着真实想法的,他把选择权给了秦明,如果秦明真的不愿意接受自己,他会去做的。


 

评论(151)
热度(824)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