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林秦】先婚后爱 13(ABO/生子/OOC/慎入)日更肝到吐,求小天使们的小红心和回贴QAQ

#林秦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有秦明非自愿第三者插足描写#

#三观不正#

#有生子#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13

秦明接过林涛递来的热水,有些局促地抿了一口,他并不是没来过林涛家,但是次数也并不多,更多的时候是林涛在雨夜或是其他什么时候拎上几瓶啤酒或是一些零食敲开自家大门。

而且秦明上次到这里的时候,房间里还明显能看到另一个主人的痕迹。

但是现在那些不属于林涛的女性化柔软风格却已全数隐匿殆尽。

“老秦。”

“林涛。”

他们几乎是同时开口,接着又同时接上下一句“你先说。”

这戏剧性的一幕稍稍冲淡了些若有似无的尴尬气氛,林涛摸摸鼻子,笑了。

“还是你先说吧。”

秦明放下杯子,视线在林涛左臂定住又转开,本来就规矩的坐姿更端正了些。

“伤是怎么弄的?”

“咳,当时大意了,本来以为是十拿九稳的事儿,但是那边队里刚进了个新人,跟踪的时候露了行迹,商场人太多不好开枪,我们就一直追上天台。后来就狗急跳墙了呗,拎着刀乱砍,这不,就被咬了一口。”林涛说完,举了举受伤的左臂,看着秦明凝重的神色又赶紧补了一句。“不过真没什么大事儿,伤口看着长但是医生都说只是破了点儿皮,就是人没抓住不说,线索还断了。”

林涛脸上露出点懊恼神色,秦明看着他,心情又有些复杂。他们并不是第一次这样对坐着谈论有关于案子的事情,以往林涛受伤的次数虽然不多,但也不少,每次秦明也会紧张和关心,但是这次的感觉却和以往的那些全然不同。

秦明说不好这种莫名忐忑的东西具体是什么,于是干脆不再去想,反而把话题转到了林涛刚刚想说就被打断的事情上面。

“你刚才想说什么?”

林涛一拍额头,清了清嗓子。

“也没什么,就是刚你来之前我妈打了个电话,然后我,我说趁着这两天有假,想带你去见见他们。”

秦明听完他这话猛地绷紧了身体,整个人的肢体语言都无声诠释出紧张和无措。

“诶你别紧张,我也就是这么一说,去不去的还得看你的意见,只是我想,毕竟……再瞒着他们也不好。”

无论从哪方面看,林涛这个要求都合情合理,事到如今,他们之间面临的下一步就是婚姻,自然不可能没有林涛家人的参与。

他不像自己,孑然一身,了无牵挂。

秦明不是不理解,他只是还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他们之间熟悉又崭新的身份,以及与以往相同而又完全不同的所有关系。

毕竟这一个多月,发生了太多的事。

“你定时间吧。”

林涛听秦明这么一说,面上一喜,但是很快他又收敛了神色认真地看着秦明。

“老秦,你确定吗?如果你不愿意,咱们就不去。”

秦明摇摇头。

“再过几天就是周末,我不用值班,可以挪出两天时间。”

他既然这么说,这事就算是定下了。


自从林涛在电话里说过两天会带个“准儿媳妇”回来之后,王静就一直处于一种略微有些焦躁的期待之中,这种兴奋劲儿甚至带到了林家内部的家庭聚会上。

“大嫂,这么高兴是有什么喜事儿啊?”

说话的林恒硕是林涛的二叔,林涛的父亲与这个弟弟关系一直很好。

林恒栋是早年国内知名的经济学家,九十年代初期辞掉教授的工作下海创业也是兄弟齐上阵,经过这些年风雨拼搏,兄弟俩的公司现在在国内都颇具知名度,两人间的感情也并没有因为家业做大而产生什么嫌隙,反而被一路商海浮沉洗炼得更为深厚亲密。

王静听林恒硕这么一问,心里的高兴更是憋也憋不住,当时就打了个哈哈,笑着端起了红酒杯抿了一口。

“说起来还真有件值得咱们一起喝一杯的事儿。”

林恒栋自然知道她要说什么,也是面带笑容看着自家夫人,王静的视线和丈夫的一接触,自然而然就继续说了下去。

“咱们家的涛涛啊,终于要带个人回来给我们老两口看看咯,我这盼星星盼月亮地等,总算是盼到了个头。”

林恒硕喝得有些上脸,这时候一听也是直拍大腿,笑得豪爽。

“好好好,值得喝一杯,喝一杯!”

他旁边一个打扮时髦的短发俏丽妹子听完这话,眼神一亮,手机也不玩了,满脸感兴趣地站起身凑到王静身边揽了她的肩膀就笑。

“伯母伯母,涛哥终于要把小小领给你们看啦?”

王静慈爱地拍拍她的嫩手,摇摇头,“可欣啊,不是小小,你涛哥说他和小小早分手了……”

没等王静说完,林可欣已经怪叫一声,人也弹了起来。

“分手?!!怎么会分了的吖?!小小怎么没跟我说啊?!”

林可欣和林涛小时候基本算是一起长起来的,两人父亲都忙,母亲也有自己的工作,所以经常是打包了让王静带几天,又扔到林恒硕家里带几天,说是表兄妹,也跟亲的差不离。王静更是把这个长得如花似玉的女孩儿当成自己女儿一样看待,兄妹俩的感情要好,林涛跟她闹起来经常没大没小的,甚至林涛跟薛小小认识,还是林可欣做的媒。

这时候林可欣猛然听到林涛和薛小小分手的消息,心里真是又急又怒直上火。她跟薛小小是大学里最要好的闺蜜,当时听说她跟林涛在一起之后更是真心实意把她当自己嫂子看待,结果这临了都快开花结果了,他那个傻哥哥却被不知道哪儿跑出来的狐狸精给截了胡,这简直快把林可欣肺都气炸。

“大哥,不是我说你,当初你不高兴涛涛跑去当警察,一毛钱都不肯给孩子,还是嫂子看不下去涛涛在他们那个宿舍里吃苦才偷偷给孩子弄了个首付,现在孩子也出息了,这么些年靠他自己走到现在,这眼见着也是要成家立业的人了,再怎么说,你也总得把孩子的聘礼给备了吧,总不能以后真结了婚也还让他们小两口窝在那巴掌大的地方,你舍得我都舍不得。”

林恒硕喝了点酒,声音也有些大,林恒栋知道弟弟是真心实意把林涛当儿子疼,这时候也端起酒杯跟他一碰,拍拍弟弟肩膀,示意他放心。

林可欣这会儿可没心思再听长辈们在这闲扯胡聊,她满脑子念头都挂在林涛和薛小小分手这件事儿上,和王静又聊了几句也没聊出个所以然,想着王静看来是真不知道林涛将要领回家的这个狐狸精是谁,又不好在这种场合扫了大家的兴,只能借着有事的由头先溜了出来,急急忙忙跑到车里拨通了薛小小的电话。

——废话分割线——

果然逃不开一甜就掉热度的命QAQ,上一章突然一下冷了这么多我也是心塞塞,现在文也卡到要命,这两天可能会停更一段,调整一下,争取把后面的写好吧……

 

评论(165)
热度(721)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