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林秦】先婚后爱 16(ABO/生子/OOC/慎入)日更苦,日更累,日更使我颓废😨

#林秦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有秦明非自愿第三者插足描写#

#三观不正#

#有生子#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16

林涛在病房门口撞了个刚出来的家属,他劲儿大,对方又是瘦小身材的Beta,一不留神被林涛撞了个趔趄,手上拎着的饭盒哐啷一声掉在地上,惹得病房里的人全都回头来看。

林涛赶紧弯腰把饭盒给拣起来,嘴里忙着道歉。

“对不住对不住。”

被撞的小个子倒是没计较,刚刚周天明的话病房里其他人也听得真真的,这时候心里对林涛不免都抱了点同情,也不忍心去苟责这样一个刚刚失去了自己孩子的Alpha。

“没事儿没事儿。”

小个儿Beta接过林涛递来的饭盒走了,林涛转头,正看见秦明收回的视线,他身上盖的被子滑下来一角,露出上身穿着的白衬衫,本来整齐的衣物被这一顿折腾弄得皱得不像样。

林涛抽了张凳子坐了,看着秦明空洞洞的视线,想说些什么,心里又像塞了团棉花,苦涩难当,一时失了言语。

他还能说什么?又该怎么说?

秦明苍白的的手腕垂落床沿,输液架上的药水随着那根细小针头源源不断进入体内,肉体的痛苦已经在药物的作用下逐渐减轻,但是心里的闷痛却随着意识越发的清醒而越发浓重。

他怎么能不痛?

那是他骨血相连的一部分,而秦明甚至还来不及告别,那颗小小的种子已经从他身体里流失。

从知晓腹中那个生命的存在开始,在所有茫然恐惧的情绪之前,秦明最先感受到的却是一种惊叹般的奇妙。

那是他自年幼就被迫失去的部分。

家人。

虽然是以那种不堪方式得到的,但秦明还是尽了一切努力,想去保全这个于他来说无比珍贵的存在。

但是他没有做到,甚至从一开始,那个小生命就已经被复仇的毒液浸泡,所以结出的果实注定将过早凋零。

最大的绝望,莫过于曾经拥有过希望。

病房中人来人往,这小小的一隅却像一座孤岛,嘈杂的尘世喧嚣是漫卷又退去的涌潮,而秦明从始至终,都是一个人。

他甚至去恨都觉得无力。

恨谁呢?

是迫不得已救了自己而从此背负上沉重枷锁的林涛?

或是莽撞自负骄纵不可一世的林可欣?

还是那个毒如蛇蝎却将要在监狱中度过下半辈子的池子?

秦明感觉好像谁他都想去恨上那么一点,但是内心深处的苍茫却让他连这股恨的力气也失去了。

如果他的一生注定就是不断重复的失去,那么憎恨与原谅,也就都没有了意义。

毕竟,谁又能去对抗无常的命运?谁又能去苟责世界的凉薄?

不过是一场注定要醒的梦,既然醒了,即使再次睡去,那些已经漏出指缝的砂砾,也已是无处可寻。

“林涛,你说这是不是报应?”

吊瓶中的药水还剩一点弧圈,挤在药瓶口那点逼仄空间里,争先恐后奔流向秦明的血液之中。

那些话语像是被这些缓和他痛苦的药剂从口中挤出,一字一句把本该低沉磁性的嗓音调弄得锐厉凄冷。

“别乱想!”

与有些严厉的声音不同的是缓和散发出来弥散在空气中的信息素,Alpha代表攻击性的那一面像被驯化的猛兽,这一刻展示出来的是坚定的依靠。

林涛咽下满嘴苦涩,撑出个微笑。

“我刚刚也查了,父体在备孕期间接触过多尼古丁也有可能造成这种后果,这不是你的错,别把所有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

对于林涛的说辞,秦明未置一语,也许是真的太累了,又或许是林涛释放的信息素起了作用,没过多久,秦明又沉沉睡去,这一觉再醒来,已经是日薄西山。

下午的查房医生换成了个女性Omega,胸前挂着张名牌,上面印着一张严肃的证件照和许清这个名字。

许清约摸四十岁上下的年龄,身上的信息素甜腻而温和,她脸上挂着副圆框眼镜,有些微胖,又生了副笑脸,没说话已经让人觉得舒服。

“怎么样?腹部疼痛感还强吗?”

秦明半靠着坐在垫了两个枕头的床头,摇头,刚刚医生给他做了指检的时候林涛避到外面,现在还没进来。

“已经好多了。”

“出血量现在少多了,是个好现象,先前的B超也挺好,宫内恢复得不错,没有淤血就不用再清宫,我建议如果没什么特殊情况就先给你们办出院,毕竟在自己家里休息总归比医院里要舒服点儿嘛。”

许清说话带着一口浓重的龙番腔,软软糯糯,听起来让人有些想笑。

秦明点头,他本来没打算在医院过夜,林涛听见他们的对话,知道检查已经做完,也推门进来。林涛倒是还有些不放心,但是许清的话也在理,他又了解秦明,知道秦明在家确实比住院更能放松和恢复。

病人和医生都没有异议,自然很快就把手续办了出来。林涛拿着单子找许清签完字回来,就看见秦明已经挪到床边,脚放到了皮鞋里,正穿着。

他下身的西裤跟挂在病床边的西装一看就不是一套,秦明先前那条裤子已经被血污得不成样子,这条还是林涛找了李大宝临时去秦明家里拿的。

小姑娘来的时候秦明还昏迷着,李大宝最见不得这个,当时眼泪就下来了,大致了解了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更是暴跳如雷,撸起袖子就冲到外面找那时还跟薛小小待在一起的林可欣去怼了一顿。

后来还是薛小小和医院的护士分开了争锋相对的两人,薛小小劝着林可欣让她先走,林涛顾不上外面这一团乱,他守在秦明床边,片刻也不敢离开,李大宝喊得嗓子都冒了烟,原本想着陪林涛一起等秦明醒来,却没想到就在秦明醒之前半个小时又被一通电话叫回了警局。

秦明现在情况特殊,法医科人手缺得厉害,李大宝也就顺理成章成了顶梁的,虽然心里挂念着秦明,但是李大宝也知道依秦明的性子一定希望即使他不在,法医科也能运转得顺顺当当毫无差错,于是李大宝抹了把眼泪,又义无反顾的奔回了那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评论(149)
热度(719)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