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林秦】先婚后爱 17(ABO/生子/OOC/慎入)爱情来得太早太轻,让人甚至错过那朵花开的声音

#林秦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有秦明非自愿第三者插足描写#

#三观不正#

#有生子#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17

秦明这个情况,班自然是上不了了,林涛在医院想来想去,还是偷着溜到过道给谭正明打了电话。

谭正明虽然平日里不苟言笑,但秦明和林涛都是他的得力干将,自然上心,林涛把秦明的情况一说,他二话没说就给秦明批了一个月长假,顺便还把林涛的假也延了三天。

出院之后,秦明坚持要回自己家,林涛拗不过他,只能先把秦明送回家,自己又开车回去取了几身换洗衣服和日用品,本来他还想着把昨天买的菜也一起拎过来,后来还是又到附近的沃尔玛买了些新鲜的。

等林涛拎着一大袋子食材和衣物站到秦明家门口的时候,天边最后一缕金乌也已坠地,秦明家门口的走马灯虽然亮着,但是窗格里漆黑一片,林涛也看不清里面到底亮着灯没有。

在门边放下手里的东西,林涛掏出先前找秦明要的备用钥匙开了门,进门后才发现秦明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本来他身体也不算强健,虽然身材不算瘦弱,但那些不多的肌肉块也只是合理控制饮食和定期去健身房塑锻炼出来的花架子,这段时间接二连三的消耗和打击让秦明原本还算匀称的身形清减不少,也不知道是不是伤了元气。

脑海里浮现出先前秦明白得毫无血色的脸,林涛抓抓头发,放轻脚步把东西拎进了秦明家的厨房。

说是厨房,不过也就是一张大理石橱台和洗漱漕搭成的开放空间。

秦明家里走的是工业简洁风,整个屋子里除了那个透视格子书柜,再没有其他隔断,卫生间在电视墙后边,装的是乌沉沉的不锈钢门,门一关就跟电视墙融为一体,毫不起眼,而厨房的工作区就这样大咧咧敞开在主空间内。

林涛放下东西走到床边看了一眼,秦明睡得正沉,床边那盏落地灯瓦数不高,堪堪只照亮一个不大的范围。

手臂上的伤口又抽痛两下,林涛不忍心打扰秦明,自己轻手轻脚倒了杯水塞了几颗消炎药到嘴里,又从袋子里拆了卷绷袋把手臂上的纱布给换了。

忙完这一出,时间已经过去近一个小时,秦明连身都没翻过,要不是林涛时不时瞥过去都能看见点儿被子下面的微弱起伏,他都怀疑秦明是不是就这样无声无息消失不见了。

从书架上随手拿了本书翻着,厚重的原文书籍看得林涛头晕脑涨,没一会儿他心思就飘远,脑子里各种想法开始乱转。

林涛一直能读懂沉默的秦明很多深埋于内心的想法,这个技能点让他一直引以为傲。

这个冷口冷面看似无坚不摧的秦科长,其实内心比谁都要存着一份善良天真和柔软。

那是秦明整个性格中最宝贵的特质,却也正是现在折磨着秦明的根源。

Alpha和Omega的生理链接让林涛能清晰感受到秦明内心深处那股奔涌的痛苦,秦明现在就像深陷沼泽的困兽,他越挣扎,那些粘腻的污浊便越是要将他往深处拖去。

林涛试图伸手把秦明拉离那个无底的黑暗深渊,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存在之于秦明来说,可能正是那些不停吞噬的一份子。

在林涛生命中很少有真正感到无能为力的时刻,但是现在,他坐在熟悉的沙发上,对着熟悉的空间,却第一次感觉到了茫然和不知所措。

他是不是真的错了?

如果当初不那么坚持把秦明留下来,是不是他们会比现在快乐一点?

然而秦明贫瘠的生命中,又还有什么是真实拥有而未曾失去的?

也许只有自己了吧。

如果连自己都放弃了他,那秦明从此之后,便真的有可能一无长物。

想到这里,林涛先前那一点儿怀疑又无声隐匿,在经历过如此之多的挣扎痛苦之后,无论前方等着他们的是什么,他都不可能再让秦明单独去面对一切。

站起身把那本实在看不下去的原文书塞回之前的位置,林涛的视线掠过旁边一本黑皮笔记。

林涛知道那是秦明的“非官方结案报告”,很多次,当他敲开秦明家的大门来看一场无声球赛的时候,秦明就坐在林涛身后那张工作台上,一笔一划写下他心中的审判和感慨。

秦明从不冷漠,他只是习惯把所有的喜怒哀乐凝成文字,填进空白纸间,又沉默封存。

鬼使神差地,在犹豫了一秒之后,林涛伸手,把那个本子拿了下来。

他一页页翻动着,那些整齐娟秀的字迹引领他一点点触摸到了秦明的灵魂。

直到看到那一行字。

“Omega是命运的傀儡,无可反抗的生理特质即为原罪。”

林涛所有的思绪都随着这句话悄然远去,漫长过往中的点滴席卷而来,他脑海中走马灯般回忆起无数画面聚合而成的时光。

林涛目睹过秦明狼狈而混乱的第一次发情。

秦明痛苦的模样深深烙印在林涛脑中,和秦明清醒过后的破碎眼神一起,浇灭了林涛所有作为Alpha被信息素激起的生理欲望。

就是那一刻,林涛下定决心不再把秦明视作一个第二性征为Omega的异性征种群。

秦明是如此美好而优秀的个体,不应该就这样被性别囹困。

所以在所有人都认为他会成为秦明Alpha的时候,他选择了成为秦明的朋友。

一个平等的、真诚的知己。

而不是一个会肖想着秦明的肉体,期望着征服他所有的Alpha。

林涛知道,只有这样,那些令秦明痛苦不堪的生理特征所带来的折磨才能远离他一点,也只有如此,那些社会中已经成型的苟责和轻蔑才能减轻一些。

因为那是处于那种状况下的秦明,最需要得到的肯定。

秦明曾说不愿林涛把自己的生命活成一个罪恶的祭品,但殊不知早在很久以前,林涛尚在对一切都懵懂无知的时候,就已经把自己最初的那一份感情献祭给了他。

只为了炼成那个璀璨的、耀眼的、无人可代的灵魂。

从那之后,林涛收敛起一个Alpha面对着Omega本能的征服欲,只用一个朋友的态度去扶持着秦明,呵护着秦明。

如果不是池子一手策划的这起悲剧,也许林涛一辈子都不会意识到,在自己认识感情的萌芽之时,对秦明其实是抱有一些希冀的。

千帆过尽后再驻首回望,那些深埋在光阴尘埃里的细节又好像全都有迹可寻,只需一点醍醐灌顶的顿悟,就足够让已经蒙尘的最初重见曙光。

林涛苦笑一下,心底酸涩又坦然。


我对你,也许从来不是朋友之义和单纯的责任使然。


而现在,命运已经兜兜转转为他们冲刷开另一道方向。

他们无法躲避的这些命运纠缠,开始得毫不美妙,过程也冰冷残酷,但是这感情即便如此苦涩难当,又有谁能拒绝剥开它外壳那一瞬间所汲取到的馨美甘甜。

缓缓合上笔记,林涛站立在那个半隐于黑暗中的书架前,立成了一道轮廓分明的光影。


——废话分割线——

这一段林涛的自白我写的时候一气呵成,但是过后再看,修修改改还是不甚满意。最后也只能从后记里把想法给大家分享一二了。

我想说的是,每一个人对于爱情的认知可能都不如自己以为的那么敏锐吧,至少在我文里的林涛是这样,他和秦明漫长的相处时光和秦明对于自己第二性征的痛恨让林涛在意识到爱情意味着什么之前就把他们之间可能会产生的一切扼杀,林涛出于对秦明的尊重,把自己懵懂的、处于萌芽状态的那点小心思掐灭了干净,甚至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他自己都不甚明白。

后来他们渐渐长大,但是多年惯性的相处已经把两个人之间的模式和思维定型,如果不是后来的标记事件,也许他们会就这样当一辈子的好友。

但这并不是说林涛是一个对于感情不负责任的人,也不是说他跟薛小小交往的时候还爱着秦明,爱情也有阶段性,过了那一段时间,不同的相处模式也会带来不同的改变,跟薛小小在一起的时候,林涛是真心实意的,对秦明也确实只是知已好友一般了,但是前文里也提过,他并不是非薛小小不可,与其说他爱着薛小小,不如说他是‘喜欢’着薛小小,在我看来,喜欢跟爱,还是不同的。

我最不希望的就是自己词不达意的描写让大家对于林涛和秦明的感情观和品性产生什么误解,只能在最后啰嗦的注释,希望大家把所有的卑劣归于我,而记住他们最美好纯洁的一面。

谢谢大家。


 

 

评论(98)
热度(668)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