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林秦】先婚后爱 19(ABO/生子/OOC/慎入)目测我又要搞事情了OTZ

#林秦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有秦明非自愿第三者插足描写#

#三观不正#

#有生子#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19

回到秦明家之后,林涛手机收到条微信,信息是他妈发来问他怎么放假了没在家,林涛赶紧回了个电话过去。

趁着林涛出门打电话的功夫,秦明进到卫生间,浴室柜上方的宽面镜里映出他红肿的一双眼,鼻尖也带着点儿粉,看起来略狼狈。秦明拧了条毛巾盖在脸上,憋了一脸的热气又深呼吸了几口,才把毛巾放下鞠把水洗了个脸。

收拾停当,秦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楞神,但是很快这种莫名的情绪又被他全数挥开。

走出卫生间,秦明从靠墙的落地书柜下方翻出个带锁的盒子,他开了锁掀了盖子,从整齐摆放着的杂物最下方掏出个暗棕色的薄本。

本子上烫金色国徽下,是一行同色宋体字。

“居民户口薄”


“涛涛,这两天不是放假吗?怎么没在家待着?”

林涛电话播去没响几声就通了,王静有林关系房子的钥匙,平常没事儿也会叫钟点工过来打他打扫扫打卫生。王静今天本来想着儿子放假肯定在家,想趁着机会好好跟林涛聊聊,谁知道打开房门就看到门窗紧闭,整个房间一股子闷味儿,像是好几天没住过人的样子。

“我在外边有点儿事呢妈。”

“什么事儿啊?”狐疑地皱眉,王静伸手在林涛家茶几上抹了一把,指腹上擦出一道细灰痕迹。“不在这儿也不着家,到底干吗去了啊你,上次还说要带个媳妇回来给我们看,这怎么又没声儿了?”

王静其实很少对儿子的行踪这样刨根问底,儿子工作性质特殊,她也理解,主要还是这次林涛画了个饼又没了下文,这才有些心急。

林涛一听王静这话就品出了症结所在,正好他也有事儿要跟家里商量,也就不再打马虎眼。

“我在朋友家呢,对了妈……”

“朋友?就是你说要带回家的那个‘朋友’?”

王静顿时来了兴趣,急匆匆打断林涛的话,噼里啪啦问起来。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把人带来给我们见见哪?妈妈可把红包都准备好了。”

林涛咧咧嘴,脚下蹬着颗小石子磨了两下。

“您别急啊,我这不正要找您商量这件事儿吗,电话里说不清楚,您下午有时间吗?”

“当然有啊。”

王静跟林恒栋是大学同学,毕业之后跟丈夫一起留校任教,后来林恒栋下海经商,她倒是在三尺讲台上一直坚守到退休,前几年卸任回家,现在正是无事一身轻的时候,就等着林涛什么时候给她弄个孙子来抱抱。

“行,那您就在家里等我,我一会儿就回去。”

“你一个人回来啊?”

“啊,一个人啊。”

林涛听他妈在电话里着急的样子,叹了口气,心想我倒是想把人现在就领家里给您见见,但是也得给秦明一些缓冲的时间吧。

“你这孩子,行吧,那我一会儿让你爸也回来。”

“别,先别跟爸说,我想先单独跟您聊聊。”

王静一楞,她敏锐察觉到林涛语调中的不自然,心里又疑惑了。

“这是怎么了?涛涛,你老实跟妈妈说,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林涛一脚把那颗快被磨光的小石子踢到红砖墙外边,抿抿唇。

“没事儿,您放心吧,我们见面再说。”

挂断电话,林涛推门进去就看见蹲在书柜前边的秦明手上拿着个东西站起来,他眼力好,一眼就看出那个被握在秦明掌心的东西,是本户口薄。

心跳顿了顿,之后就是一阵狂跳。

秦明拿着那本薄薄的册子,慢慢向林涛走来,他脸上还残留着哭泣过后的狼狈,但却一点儿也无损整个人散发出的淡雅雍容。

“希望我们都不会后悔今天作出的这个决定。”

秦明这样说着,把那东西往林涛身前一递,林涛攥住那本户口薄,像攥住了自己一整个世界。

“我不后悔,也不会让你后悔。”

再甜蜜的誓言这一刻也显得轻了,似乎只有这样郑而郑之的铭表,才能尽诉胸中激荡,他们互相握住那张法律证明的一角,眼神坚定,心如鼓擂。

回家路上,林涛踩油门的脚都像在飘,他一路嘴角都噙着股微笑,雀跃涌上心头让拥堵的路段也变成了甜蜜的等待。

但林涛所有的好心情都在见到林可欣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王静和面沉如水的林恒栋坐在客厅沙发上,看见林涛的时候,王静平静地盯着他的眼睛,缓慢而谨慎地开口。

“涛涛,你说要带回家给我们认识的那位‘朋友’,是叫秦明吗?”

实木的国风茶几上,一张大大摊开的龙番日报摆放在上面,黑体粗字的头版印着硕大一行标题。

『法医科长秦某涉嫌故意杀人被捕,祸起陈年旧案。』

“林可欣,谁让你把这种东西带来我家的?”

林涛家里没订报纸,这种东西这时候出现在这里,不难猜到是谁‘特意’带过来的。

林涛干刑警出身,笑起来面容和煦,但是一旦沉了脸,整个线条分明的轮廓就显得格外冷厉,多少见惯风浪的犯罪分子都能被他气势慑住,何况一个娇纵的林可欣。

见林涛眉目里已经动了真气,林可欣缩了脖子,可只要一想到秦明,她又不知从哪冒出一股勇气,不甘示弱地顶了回去。

“怎么?他敢做我还不能说了?我是怕你和叔叔阿姨都被他骗了!”

林涛肺气上涌,激得额头上青筋都鼓出一截,他三步并作两步冲到茶几前面,几下就把那张报纸揉成一团往旁边一扔,正想再开口,却听到林恒栋发话。

“林涛,你坐下,让可欣说完。”

“爸!”

林涛难以置信地看着父亲,林恒栋丝毫不为所动,指指旁边的凳子。

“坐下!”

林涛纵然再不甘,这时候也不好当着父母的面跟林可欣翻脸,只能黑着脸走到林恒栋旁边坐着,林可欣这下底气更足,脸转到王静那边又换了副楚楚可怜的表情。

“伯母,就是这个秦明横插了一扛子我涛哥才要跟小小分手的!他这个人,上学那会儿就不怎么检点……”

“林可欣!你说话注意点儿!”

林涛吞下几乎冲到口边的那句放屁,恨不能让林可欣现在就从眼前消失,林可欣示威似地看他一眼,话语丝毫没有停顿。

“而且啊,我还听说他父亲也是法医,当年就是因为渎职畏罪自杀的!”

这句话彻底点燃了林涛的怒火,他再顾不得许多,冲起来就拖住林可欣的手臂把她往外拉,王静和林恒栋也被吓了一跳,林涛何时在他们面前做出过这样出格的事。虽然林可欣的话他们也不全然相信,但是林涛这个反应却让他们互相交换了个眼神。

林恒栋站起来喝住林涛的动作,王静也伸手想拉开他们,林涛却全然不管,只拖着林可欣往门口送。

他的力气自然不是一个林可欣所能抗衡得了,脚步踉跄地就这样被拖到了院墙根那边,林涛打开别墅铁门,把林可欣一把推出,在林可欣推拉着欲往前的动作里紧盯着她的眼睛缓缓说了一句。

“可欣,够了!”

他眼里的阴霾情绪让林可欣止住了所有动作,林涛手指按着铁门,低声开口。

“你记住,我和你是兄妹,也只会是是兄妹。”

林涛说完,不去看林可欣震惊到近乎呆滞的表情,关上了那扇雕花大门,把林可欣留在外面转身离开。

“林涛!!你混蛋!混蛋!”

林可欣撕心裂肺的哭喊砸碎了所有平静,王静忧心忡忡地想往外去,却被林涛一把拉住手臂。

“妈,随她去吧。”

王静无措地看着突然变得无比陌生的儿子,林恒栋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屋内,对王静轻轻摇头,王静终于撤了力道,随着儿子的力气被拉回门内。

林可欣握着紧闭的金属大门看着他们三人在别墅正门后面缓缓被阻隔的身影,控制不住地跌倒在地,一下失了所有力气。

 

——废话分割线——

关于林可欣是个兄控这件事,前文里其实我埋了个小伏笔,但是好像大部分小天使没有看出来(我的锅OTZ)

在林可欣质问秦明的时候,她首先指责秦明的是在他哥面前装相,其实潜意识是恨秦明夺走了林涛的注意力,后面才说秦明和胡子豪的事情,说明在林可欣心里,林涛对于秦明的在意其实是比秦明“抢走”她男朋友更让她愤怒的事情。

最后再申明一次本文绝对是HE!HE!!HE!!!

评论(192)
热度(634)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