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林秦】先婚后爱 20(ABO/生子/OOC/慎入)林队长和秦科长请大家吃囍糖啦,PS,文后有印调

#林秦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有秦明非自愿第三者插足描写#

#三观不正#

#有生子#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20

“涛涛……”

偌大房间里只剩三人,王静站在丈夫旁边,看看沉默的儿子又看看林恒栋,不知怎么开口,只能喊了声林涛的名字。

“刘叔,你辛苦一趟,把可欣送回去。”

林恒栋挂了电话,看了一眼林涛,走到沙发上坐下。

“林涛,我和你母亲的为人,你应该清楚,我们并不偏听偏信。关于秦颂和秦明的这个案子,我也正好知道一些,不过现在,我还是想听你说一说。”

林涛突然很想抽烟,习惯性摸了口袋却只掏到一版戒烟糖才让他想起自己已经戒了烟。

烦躁地搔了把头发,林涛把自己埋进沙发,整理起思绪,开始向父母坦白起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

“……事情就是这样,犯罪的不是他,也不是他父亲,虽然那件案子到现在也还没有最后定论,但是我相信秦明,同样也相信他父亲。”

林恒栋还没说话,王静却迫不及待开口了。

“孩子,孩子没了?”

林涛胸口一闷,背在沙发里佝偻着。

“没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没了的?!”

王静追问着,眼神急切。

“孩子本来就先天不良,又被林可欣那一推……”

王静一时之间难以消化这些过量的信息,呆呆坐着,一动也不动。

林恒栋的重点却不在这里。

“林涛,你是当警察的,我相信你对于人的判断力,但是你想过没有?感情是会蒙蔽理智的,你说自己在很早之前已经对秦明有了不一样的情感,那么这种情感又是否会让你失去客观从而得出被人引导后的结论?”

这些话让林涛胸口一窒,他扭头看向自己父亲,整个人呈现出毫不掩饰的暴躁。

“您什么意思?”

林恒栋不急不徐,语音平静,眼神也不躲闪。

“你是我的儿子,这可以只是伦理上的定义,也可以代表很多东西。”

如果林恒栋只是一个单纯的父亲,他可以就这样相信林涛解释的所有东西,但他同时还是一个巨型商业帝国的掌舵人,而他唯一的继承人,自然也不可能把这些牵扯全部摘清。

林恒栋见过太多处心积虑去谋求巨大利益的人,也经历过那些因为巨额数字而生出的各种阴谋诡计,他不愿意用这样卑劣的念头去揣测一个儿子付出真情诚心以待的人,但却又不得不提高警惕去保护自己的家人不受到那些阴暗谋划所代来的伤害。

“秦明绝对不是那种人!”

他的儿子,第一次在他面前像头被激怒的猛兽,伸出了全部爪牙和利齿,只为了维护那个他们至今没有见过的另一人。

这让林恒栋感慨的同时又有些后怕,如果一份感情已经深刻到让林涛愿意为之不顾一切,那么他现在所做的决定是真的经过理智思考的深思熟虑还是只是被情感推动所激出的头脑发昏?

林恒栋目前还无从判断。

“既然这样,带他回来见见我们吧。”

林恒栋一锤定音,同时也宣布了这场并不愉快的谈话终结。

林涛从家里出来一路都憋着股气,林恒栋对于秦明毫无缘由的揣测让他愤怒又无力,在绷到极点的情绪让他差点撞上路边一条野狗之后林涛把车停到路边,用力把头往椅背后面撞了两下。

他这一生经历的惊心动魄远多于常人,却从没有哪一次能让林涛像现在这般失魂落魄。

因为这些伤害的加诸并非来自敌人,而是他的骨肉至亲。

林涛不能用他熟知的任何一种方式去对待他们,却也不愿让秦明因为他们而受到本不该承受的非议责难。

“操!”

用力捶击着方向盘,林涛咬紧牙根,突然脑海里闪过一丝灵光,他定定神,重新发动车子,车头一转往自家小区开去。

屋子里窗明几净,看样子王静走之前让人打扫过一通,林涛顾不上这些,开了门就直冲到卧室翻箱倒柜。

翻出因为放置太久而有些粘手的户口本,林涛轻拍两下手上的东西,心里打定了主意。

秦明正在电脑前核对文档卷宗,冷不防听见门口啪啪敲门的声音,思绪突然被打断让他心里有些不悦,冷着脸打开门却看到林涛一脸兴奋地挥舞着手里的本子冲他笑得灿烂。

“秦明,咱们领证去吧。”


从家里出来后被林涛拖着办了一大堆证明文件,直到跟林涛走进民政局大厅,秦明还有些恍神,他是怎么在林涛灿烂到过份的笑容里败下阵来的?

懊恼地和林涛并排站在登记处一起排队,秦明看着面前的人数一个个减少,快轮到他们的时候几乎有了拨腿就跑的冲动,但是林涛始终紧握着他的双手又打消了秦明一切逃跑的念头。

人声鼎沸的办证大厅,时不时有人兴高彩烈拿着刚到手的鲜红本子左瞧右看,但仅仅是一墙之隔的旁边柜台,也有人面沉如水签字之后便分道扬镳走向不同方向。

一生的承诺和破碎的幸福,就这样戏剧性地融入到同一空间,如同一出现实主义荒诞剧。

秦明低头看着林涛牵着自己的那只手,跟着身边的人一起跨出最后一步,站到了无人阻隔的柜台前。

柜台后边的眼镜哥把他们刚在照相间里拍的照片往新鲜出炉的红本上一贴,分别递到他们手中。

“恭喜恭喜。”

制式化的笑容,之后就是下一位的喊声,秦明和林涛让出位置,他们手里捏着那个新鲜出炉还散发着油墨香气的证件不甚熟悉地打量着。

这张薄纸极轻又极重,轻得拿在手上丝毫不费力气,重得又让人要用整个生命去兑现这一纸诺言。

秦明手指摩挲着大红封底的结婚证,抬头的时候正好看见林涛脸上咧开到露出牙龈的傻笑。

他的心情不可谓不复杂,但是在那复杂中,又渐渐升出一股新的希望。

秦明合上那本结婚证,轻吸口气,手指微微调整了一下脖子下方并不歪斜的领带。

“林涛,我……”

秦明想说点什么,但那些话语还未开口,身体就突然一轻,接着整个人感到一股离地引力。他被林涛举着抱在怀里飞快转了几圈,周围的人带着了然的善意和微笑看着这两个年青人,秦明也渐渐在那些眼神中红了脸颊,乱了心跳。

放下秦明,林涛咳嗽一声,郑重其事地把自己那张结婚证往秦明手里一塞,然后望向秦明。

他的眼神轻柔明亮,仿佛坠入万千星光。

“老秦,不,媳妇儿,余生还请多多指教。”

此情此景,秦明的沉默内敛也不由得像乍裂的银瓶,迸出股一言难尽的欣然慨叹,手里那本东西的重量从指尖慢慢地压到心底,但这股沉甸甸的闷钝却同时带着灼人的热意,烧得人胸口都温暖了起来。

 

——印调分割线——

PS,本章建议配合BGM《咬唇》食用

 

问谁可保证你可靠

诺言是否终生有效

望见几多爱侣

直冲过去 到头来全是气泡

若情感需要这执拗

像盲目选手尽力去跑

我就从今 将一生都押下

唇都不咬一咬

评论(128)
热度(702)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