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林秦】先婚后爱 22(ABO/生子/OOC/慎入)不能保证日更只能尽量每章爆字数了,求小红心求反馈

#林秦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有秦明非自愿第三者插足描写#

#三观不正#

#有生子#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22

从家里出来后,林涛直接把车开回秦明那儿。

回到家后秦明静静地收拾着东西,林涛先把那些证件仔细收了,又从去冰箱里掏出一瓶矿泉水拧开喝。

没喝两口,就被横伸过来的一只手盖住了瓶口。

秦明认真地看着他。

“天凉了,少喝冰的。”

林涛咧嘴一笑,点头,把水放回原位。

“听你的。”

秦明耷拉着眼睛,又走到一旁接了水烧,等着水沸的时间,林涛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机,一场重播的球赛双方球队正打得如火如荼。林涛老早知道结果,也没看的心思,但鼎沸吵闹的人声终究给这个空间沁了几丝人气。

“媳妇儿……”

“我叫秦明。”

瞪着林涛,秦明从这一天的思绪起伏里静下来之后再品这个称呼就有些羞涩地不乐意了。林涛看他一脸认真的模样,笑着换了个称呼。

“老秦,过两天我假就完了,要不我再请几天婚假陪你?”

秦明的脸在听到婚假这词儿的时候红了。

“不用,我能照顾自己。”

林涛想了想,点头。

“行,但是我想让你搬到我那儿去住段时间。”

秦明不解地看着他,林涛抬手握住秦明手指,后者挣了一下没抽出来,也没再动。

“你这做饭还是不太方便,我那儿离局里又近,中午下班我还能赶回来做做饭,别说你自己能行,我还不知道你?除了煎蛋你会做的估计就只有咖啡。”

这还真是秦明的死穴,他虽然孑然一身活了这许多年,但是无奈身体里的学霸因子却始终点不亮厨艺这个技能点,以前刚参加工作那会儿为了省钱也试过自己开伙,但每每都是不堪回首的过程伴随惨烈无比的结果,后来还是认命的开始吃食堂。这几年经济条件宽裕了些之后更是彻底十指不沾阳春水,要是林涛不在,他除了外卖和下馆子还真没其他办法。

权衡利弊之后,秦明最终点点头,同意了林涛的提议。

“好,不过你中午不用特意赶回来,你家附近有家私房菜不错,我可以订那儿的外卖。”

那还是林涛发现的地方,带他去过一次,做的菜干净也好吃,挺合秦明味口,林涛一个刑警队长,本来工作就忙,中午要是再跑回来,一天仅有的这点儿休息时间也就浪费了。

林涛没跟他多争执,只是从口袋里悉悉索索掏了一阵,摸出把钥匙,下面垫着个秦明看着眼熟的绒布盒子。

“前几天去配了把钥匙,一直没来得及给你,还有这个。”

他打开那个盒子,从里面取出那个秦明见过的戒指,拉过秦明的手。

“今天就算它正式上岗了。”

把那圈圆环套上秦明左手无名指,林涛摩挲着秦明掌心,眼中缱绻缠绵的温柔看得人胸口一热。

“警务条例规定……”

未完的话语被一吻封缄,林涛的唇带着一股薄荷味的漱口水味道,还有他自己的那股浓烈信息素,清新又霸道地占据了秦明全部的思维。

舌尖流连着抚慰唇瓣,林涛伸手按住秦明的脖子把他更带向自己。

“嘘,这种时候,你只要闭上眼睛就好。”

秦明在如鼓擂一般的心跳震颤中轻瞌双眸,直到全身心都在林涛柔和而舒缓的亲吻中放松。

一吻即毕,秦明再次睁眼就看到林涛唇上闪烁的水光,好容易平复下的心跳再次躁动。

“你的,戒指呢?”

手上贴合的弧度提醒着秦明那股陌生的存在感,他突然想起用于这种作用的戒指应该都是成对出现。

林涛这才反应过来,秦明眼神清澈得他忍不住又凑上去亲了亲。

“在我家,等会儿过去之后拿给你看。”

那天晚上,秦明矜持而慎重地把另一只对戒戴上了林涛的手指,两只款式相近的对戒在灯光下散发着璀璨晶莹的光芒。


林涛销假上班这天,手上拎了两大袋喜糖才去的局里,见人就散,没一会儿就弄得整个办公楼都沸腾起来。

这个重磅炸弹甚至把端坐办公室的谭正明都惊动得下楼,看着一群人把林涛围在中央兴奋地叽叽喳喳,谭正明咳嗽一声,惊得小崽子们一下噤若寒蝉。

故意板着脸,谭正明点点林涛。

“这么大喜事儿,有没有领导一份儿啊?”

众人见领导开腔,笑闹着散开来,林涛噔噔噔跑到谭正明身边,双手递出个包装精美的“囍”纹礼袋。

“忘了谁也不能忘了您哪,本来想第一时间找您汇报,这不一进门就被这群小兔崽子围住了。”

李大宝一听这话可不干了,嚼着刚从袋子里掏出的喜糖吼了一嗓子。

“嚯,林队长这话我可不爱听了,不是您一进门就吼‘今天我请大家伙吃喜糖’吗?领导,这锅我们不背,不背。”

小黑也玩笑着接了一句。

“就是啊队长,您就差没拿个喇叭来开公放了。”

“去去去,我跟领导汇报工作呢,别捣蛋。”

林涛也笑了,谭正明接了礼袋,拿在手里又问。

“秦明怎么样?”

“好着呢,今天还想跟我一块儿来上班,被我拦回去了。”

谭正明点头,脚步开始往会议室走,林涛也赶紧跟上。

“嗯,你做得对,让他别有思想压力,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养好身体才能干好工作。”

“是!多谢领导关心。”

林涛和谭正明一前一后进了会议室,刚刚轻松的氛围也迅速被严肃取代,忙碌而紧张的一天又开始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不紧不慢过着,虽然秦明说过不用,但中午的时候林涛还是会尽量抽出时间回家给他做饭,实在赶不回来就会打电话回家,让家里的帮佣阿姨做好给送过去。秦明一开始反对过,但林涛在这件事上异常坚持,他也不好把人拒之门外,只能接受了这份好意。

林恒栋的秘书也挑两人都在的时间来过一趟,带着张放弃继承权的正式文件和一个法律顾问,秦明和林涛字签得痛快,那秘书把东西带回去,林恒栋看了,什么也没说。

王静知道了这事儿,找林恒栋闹过一回,却在看到林恒栋新立的遗嘱后沉默下去。

“静静,这个东西,你不能对任何人说。”

林恒栋看着结发几十年的妻子,拍拍她的手。

“如果林涛真的看错人,放弃继承权是对他最好的保护,但如果秦明真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优秀正直,那就是咱们的福气。”

把噙着眼泪的妻子搂到怀里,林恒栋叹口气。

“涛涛是咱们的孩子啊,我只希望,咱们家的所有人,都能平安喜乐,一生无忧。”


秦明的假期休到一半,林涛也结束了今年政府会议的战备任务,七天的轮班下来铁打的人也扛不住,回到家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经快累趴,轻手轻脚地开门进屋,却看到客厅的灯还亮着,秦明捧着本书窝在沙发里,人已经闭眼睡着了。

本来想把他手上的书抽走,却没想到刚一动秦明就醒了,林涛于是干脆在他身边坐下。

“累了怎么不去睡?”

秦明掩着嘴小声打个哈欠。

“本来也不困,听说你晚上没吃东西,给你留了点儿汤,去热热吃了。”

林涛这才想起下午一起值勤的时候小黑鬼鬼祟祟躲开接的电话,估计那时候就是在通风报信。

“行啊,什么时候把我的人都收编策反了?”

故作狰狞地捏着秦明小巧精致的下巴晃晃,林涛语带调笑,秦明白他一眼,挥开他的手,拿着书从沙发上站起来。

“你的人?”

林涛咧嘴一笑,难得见到如此放松的秦明,他紧绷的身心缓缓放松,混沌的头脑也开始清明。

“好好好,不是我的人,我的人只有秦大法医一个。”

秦明懒得理他,但进卧室之前还是嘱咐了句。

“汤很好喝,你们家阿姨手艺不错,你,别浪费了。”

林涛笑呵呵瘫在沙发上看着秦明消失的背景懒洋洋作个敬礼的手势,端着汤热着吃了才跑去洗漱上床。

林涛家虽然有三房,但另外两间改成了书房和健身房,所以卧室只有一个,秦明住进来之前他照着秦明家的样式买了张新床,两人虽然开始了同床共枕,但是直到现在林涛对秦明也是发乎情止乎礼,秋毫无犯。

一来是秦明的身体不允许,二是林涛了解秦明,知道这个人看似冷漠的外表下敏感细腻的内心其实从未放下过曾经发生的一切。

可他能等,也能忍。

他需要的是水到渠成的性爱,而不是秦明不得以作出的妥协。

这是林涛对秦明的包容,也是他对秦明的尊重。

把秦明侧躺背靠着自己的身体揽进怀里,林涛放平呼吸,两人已经融合的信息素味道安抚着疲惫的神经,他很快进入了香甜睡眠之中。

但是他们这晚并没有一觉到天亮。

黎明时分,林涛的手机铃声划破夜空,林恒硕打来的电话震碎了沉寂。

林可欣失踪了。


评论(72)
热度(712)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