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半夜洒糖

林涛望向秦明那一眼,承载了他生命中所有的温柔与厚重。
过往年岁堆叠,那些悄然发酵了的,那些未曾言明的,都在这如春水一般的眼眸里尽诉。
又有谁能逃得过这样一双眼呢?
秦明是不能的。
于是他放任自己跌进那湾暖泉中,卸了盔甲,收了菱角,终于完整。

 

 

 

 

如果你曾见过花开,那你就一定懂这一刻的温柔。
那是醉了时光的缱绻。
它漫过卷卷潮汐,抚过潺潺年月,终于落到林涛心底。
从此朱砂痣映入白月光,兜兜转转,终得飞鸟停驻,深情完满。

评论(26)
热度(320)
  1. 其翼若垂天之昀四喜丸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