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林秦】先婚后爱 25(ABO/生子/OOC/慎入)爆爆爆字数的一章,写到肝也快爆了

#林秦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有秦明非自愿第三者插足描写#

#三观不正#

#有生子#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25

刘定坤没有说谎,路口监控探头拍下的画面清楚记录着他离开酒吧后不久就出现的身影,时间与他自己说的完全吻合。

模拟画像那边却不太顺利,刘正坤当时离得太远,巷口那边光线也不好,他无法太准确描绘出那几人的相貌,这给绘图工作带来不小难度。

林涛让小黑搜集了附近几个路口的天网监控数据,让队员们分组进行比对筛查,自己则是跟秦明一起往林恒硕家赶去。

林恒硕住在城郊,从市中心出发,走最快的路线是沿着绕城高速开过去,这天天气不好,又赶上雾霾,高速路上秦明不敢开得太快,林涛闭着眼坐在副驾驶,脑子里各种念头嗡嗡乱转,不知不觉间在车辆平稳的移动中睡了过去。

秦明眼神的余光看见林涛坐在旁边,头已经垂到胸口,还不时晃动一下,林涛发出的微微鼾声在车内响起,秦明伸手关上车载音响,整个空间顿时安静不少。

来之前林涛开了导航,下了高速之后秦明跟着导航又走了一段盘山路后看见路的尽头竖着堵爬满绿植的围墙,车辆侧前方一扇铁门紧闭,秦明把车停在旁边,伸手推了推睡得迷糊的林涛。

“林涛,醒醒,到了。”

揉着眼打个哈欠,林涛往嘴里塞了颗薄荷糖嘎巴嚼着掏出手机按了两下。

“二叔,是我,嗯,到了,你把门开开。”

沿着自动打开的铁门又走了一会儿,秦明就看见几栋错落修建在巨大庭院中的精致洋楼,几处别墅抱成一个合围的弧形,正中央是一条环形路,中间安置着一个雕刻精美的喷泉造型。

林恒硕平常在正中央那栋别墅起居,正门没关,林涛他们推门进去的时候,隐隐约约听见林恒硕扯着嗓子在吼。

“我是怎么跟你交待的!你怎么能把可欣一个人扔那儿自己走了!可欣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

“二叔,我们来了。”

林涛的声音打断了林恒硕的训话,垂头站在林恒硕面前的是老李,林恒硕训他训得面红耳赤,老李也是脸色灰败,被训得跟孙子似地也不敢回嘴。

“涛涛,怎么样了?找到可欣没?”

见到林涛,林恒硕也顾不上继续骂老李,三两步朝二人走来,商界大佬此时也只是一个平凡的父亲,爱女失踪让林恒硕心急如焚,不过一晚上时间,这个平日里声若洪钟保养得当的富豪已经显出一股颓然老态。

“二叔,你先别急,局里已经立案了,我们一定会全力侦破。”

林恒硕挥挥手,“其他的我不管,我只要可欣平安无事地回来。”

他说完又瞪一眼老李,“你还傻站在这儿干嘛,当摆设啊!让徐嫂弄点茶水过来!”

秦明的视线跟着唯唯诺诺答应着往外走去的老李,林恒硕好像这时才看见他,皱着眉问林涛。

“这位是?”

林涛不欲在这时多谈秦明的身份,只含糊一句,“他是我同事,一起负责这个案子的。”

林恒硕听林涛这样说,也没多问,他现在满腹心思都在爱女失踪上面,也没多余精力再管旁的,秦明对林恒硕微一颔首算是打过招呼,又问了一句。

“我能随便看看吗?”

林恒硕没答他,而是看向林涛,林涛解释着。

“我们这次过来搜集线索,也有几个问题需要问您。”

林恒硕于是一点头。

“你随便看吧,涛涛你来,赶紧跟我说说查得怎么样了?”

“二叔您先坐……”

秦明追着老李刚刚消失的方向过去,林涛和林恒硕的声音逐渐远去,秦明从前厅的转角处拐弯进去,就看见工作间里老李正跟个穿着灰色棉布外套的中年女人在说话。

“行了,徐嫂你赶紧去吧,涛少爷来了,去晚了老板又得说。”

徐嫂对秦明点点头,手里端着茶盘去了,秦明叫住老李,老李被他看得略有些不自在。

“秦……秦警官。”

秦明点点头。

“林可欣经常带你一起出去?”

“是啊,我是林家的司机,一般小姐出门不方便开车都会带上我。”

“有调查数据显示,像这种案子,家庭内部成员作案的可能性为百分之八十,你是林家的司机,对他们家的情况知之甚详,而林可欣大部分行踪你都能掌握……”

“秦警官!你,你什么意思?!”

老李被秦明吓了一跳,他紧张地后退两步,盯着秦明,秦明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眼中压迫感让老李慌乱移开视线。

“你没说实话。”

老李的脸色阴晴不定地挣扎一阵,终于放弃地塌下肩,长叹口气。

“其实前段时间,有一次我去市里接可欣小姐的时候,撞见过她被一个男人拉着在纠缠,我问过可欣小姐,但她什么也不肯说,还不许我告诉老板,秦警官,你是知道的,我只是个拿人工资的司机,说得不好听点儿,我就是林家的一个下人,当然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也就没把这事儿跟老板说。”

秦明点点头,继续追问。

“那个男人是谁?他跟林可欣在争什么?”

“具体在争什么,我没听清,我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他已经走了,但是我好像听到可欣小姐叫他‘胡子豪’。”

前厅里,林涛简单向林恒硕介绍了案情,又问了几个问题,叔侄两人正聊着,冷不防林恒硕手机响起,单调铃声在室内回荡,林恒硕随手接起,却在喂了一声之后脸色一变。

“你想干什么!你别乱来!什么条件都好说!你别伤害她!”

林涛一听就反应过来这通电话与林可欣失踪的案子脱不了干系,顿时精神一震,他摸出手机飞快在短信界面打下几个字,递到林恒硕面前。

『稳住他,拖时间。』

林恒硕惨白着脸点头,林涛又打下几个字。

『开外放。』

林恒硕抖手着打开手机公放,电话里林可欣惊慌失措的哭喊传来,让林恒硕差点摔了手机。

“爸爸!爸爸救我!爸爸救我!我害怕!呜!!”

“可欣!可欣你别怕,爸爸一定会救你!你……”

手机里林可欣的声音戛然而止,一阵悉索声响过后变过声的电子音响起。

“林先生,别说哥们儿吹牛,刚刚是你女儿的声音没错吧。”

『让他证明人质还活着』

林恒硕抹掉眼角的泪珠,哑着嗓子开口。

“我……我怎么知道可欣现在还活着而不是你们事先录下的声音。”

手机里的声音阴恻恻的,听起来满怀恶意。

“林老板,你可别耍什么花样。”

“不不不,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只要确信我女儿现在还活着!你们要什么都没问题!”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接着那声音又发出一道指令。

“把你们家电视打开调到中央一台。”

林恒硕马上照办,电视机里的频道正在播放新闻,手机里随即传出林可欣带着哭腔的念白。

“外交部,发言人表示……呜……我国,对,对于韩国部署,萨,萨德,系统,表示,表示强烈,谴责,希望,希望韩国……呜呜呜……方面,谨慎……”

林可欣的声音再次消失,而她刚才念的那段话,正是电视上面新闻正播报着的内容,一字不差。

林涛对林恒硕点点头,后者听闻爱女狼狈哭声,心疼得老泪纵横,隔着手机不停安慰,却又被打断。

“林先生,怎么样?这样你总该信了吧?”

“我信我信,你想怎么样?”

“给你一天时间,准备六百万不连号的旧钞现金,我们会再打电话给你!”

林涛敏锐捕捉到‘我们’这个词,眉头一跳,飞快在手机上打字,又赶紧给林恒硕看。

『拖,时间不够。』

林恒硕努力稳住心神。

“一天时间太少,我家里没这么多现金,银行支出需要提前申请,我需要点时间……”

“老不死的你他妈以为你还有讲条件的资格吗!”

电话里的声音突然凶狠,然后是林可欣尖叫哭喊着不要的声音传来。

“爸爸!爸爸你快答应啊!不要打了!呜!爸爸救我啊!爸爸!!”

林恒硕哪还顾得了其他,捧着手机整个人都快跪到地上,眼泪滚落。

“别打她!你们别打!我答应我答应!操你妈我什么都答应!!”

“嘟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林涛冲到林恒硕身边,扶住他瘫软身体,把还喃喃自语着我答应你们答应你们的林恒硕抬到沙发上。

“二叔,二叔没事儿了,没事儿了。”

“涛涛!”林恒硕突然一把攒住林涛的手,力气大得完全不像他这个年龄段该有的,“你救救可欣!一定要救救可欣!”

“放心吧二叔,我们一定能把可欣救出来!”

小黑带着人赶到的时候是秦明出去接的,他们没开警车也没穿警服,几队人低调地鱼贯而入,监听组的同事默不作声地开始联接调试设备,林涛安慰了两句已经主心骨全失的林恒硕两句,又去跟他们会合。

“定位到嫌疑人号码了吗?”

小黑指挥着其他同事各司其职后转头向林涛汇报情况。

“时间太短,只定位到大致范围,号码也查了,是即买即抛的不计名号段,我已经让小姜去查号段发售范围,一有结果他就会通知我们。”

林涛点头,“行,让他们尽快把设备调好,咱们马上开个会,谭局那边我刚汇报过,局里决定成立专案组,领导要求我们以安全解救人质为首要目标,在人质安全的前提下把这伙人一网打尽,尽快破案。”

秦明这时也走过来,他压低了些嗓音,对林涛和小黑说道。

“老李刚刚交待了一个重要情况,胡子豪在前些日子找过林可欣,两人还发生了点摩擦。”

林涛原本就紧皱的眉头在听到胡子豪这三个字的时候拧得更紧。

“胡子豪?他不是早就出国去了?”

秦明点头,看了看林涛。

“我觉得你们可以先从胡子豪查起。”

小黑应了一声,林涛对他示意,“刚刚他们打电话来的时候我在旁边,这伙人行动熟练,不像是初犯,小黑,你去查一下本市有案底的刑释放人员,把排查重点放在Alpha上面,跟胡子豪的关系网进行交叉对比。”

“还有,一会儿把刚才的信号定位做个整理,他们不可能窝在深山老林,重点放在能接收到电视讯号的地方。”

但纵然线索不少,排查起来也依然费时费力。

六百万对林恒硕来说虽然不过九牛一毛,但他名下所有帐户都跟林恒栋做了联名捆绑,这时要动用这么大笔现金,也不可能不经林恒栋同意,林恒栋接到弟弟电话没多久,就赶了过来。

林恒硕家的前厅已经变成了专案组的临时会议室,林恒栋一进来就看到林涛和秦明跟同事一起站在白板前圈圈画画,不由得一愣。

“爸。”

林涛朝林恒栋走来,秦明回头看了一眼,注意力很快又转回看板上密密麻麻贴着的线索。

“他不是法医吗?”

林涛跟他爸一起朝在沙发上呆坐着的林恒硕走去。

“法医也是警察啊,他会的不比我少,二叔,我爸来了。”

后一句是林涛对着林恒硕说的,林恒栋也赶紧站到弟弟身边,拍了拍林恒硕肩膀。

“恒硕,情况我都听林涛说了,你放心,银行那边我已经让王秘书去处理了,一会儿就把钱给你送过来,别担心,可欣会没事的。”

林恒硕抬起红肿双眼,摇晃着想从沙发上起来,又被林恒栋按着坐下。

“大哥……”

“兄弟之间,多的话就不要说了。”

林家早年家贫,林恒栋那会儿拿不出学费,是林恒硕瞒着家里辍学跑去打工,这才靠着借来的钱和微薄工资供着哥哥念完了大学,所以林恒栋对这个弟弟一直有份亏欠,这时候见林恒硕整个人都失了魂,心里也不好受,又想着林可欣生死未卜,更是忐忑,只是他无论如何也不敢在林恒硕面前表露一分,只能拣着些宽慰的话说。

“嫂子知道了吗?”

“没告诉她,你知道的,她心脏不太好,又把可欣当女儿疼,唉……”

林恒硕点点头,目光呆滞着望向桌上手机,好像那就是他魂牵梦萦的命之所在。

林涛陪着他们说了会儿话,就转身跟同事们一起去研究案情,聊了一阵才发现秦明不在,林涛四处望望。

“秦明呢?”

“好像刚刚往那边儿去了。”

林涛顺着小黑指的方向走过去,转过弯就看见秦明正站在咖啡机前捣鼓着什么。

“老秦。”

秦明把手里接满的咖啡杯往他手里一递。

“什么时候戒的烟?”

要不是刚刚看见好几个跑到门口抽烟的同事,秦明还没意识到他好像已经很久没看到过林涛抽烟了。

林涛搔搔头。

“也没戒多久。”

秦明点头,举着手里放着几块方糖的小勺。

“加点儿糖吗?我煮得浓,你不爱喝咖啡,怕你喝着太苦。”

林涛摇头,抿了一口带着热气的黑褐色液体,任那股香醇浓厚的味道滑入自己胃间。

“不了,这样就挺好。”

“咖啡因至少比尼古丁要好点。”

秦明说得认真,林涛看他淡定严肃的小模样就忍不住撩他。

“至少不杀精是吧。”

秦明眨巴两下眼睛,长长的睫毛随着他动作轻颤,像两把精致的小扇。

“咖啡因摄入过多一样会引起阳wei、早xie等一系列生理疾病。”

“我错了老秦,求别说。”

做个求饶表情,林涛又灌下一口那些在秦科长嘴里同样会引起某些难言之隐的液体,秦明放下手中方勺,看着林涛的眼睛,很认真地说了一句。

“林涛,我们会把她救出来的。”

心里某个角落微微一颤,抖出一阵涟漪,林涛忍不住抱了抱秦明。

“谢谢你,媳妇儿。”

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谢谢你一直支持着我。

谢谢你的善良,谢谢你的大度。

这次,这句低柔昵称没有再被反驳。



 

评论(48)
热度(714)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