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林秦】先婚后爱 26(ABO/生子/OOC/慎入)说好的粗长更新变成了谈情说爱,我也很绝望啊😂

#林秦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有秦明非自愿第三者插足描写#

#三观不正#

#有生子#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26

秦明被一道闷雷炸醒。

久未翻新的值班宿舍还保留着八零年代典型的建筑风格,破旧的老式玻璃窗被狂风吹得哐哐作响,瓢泼大雨噼里啪啦打在裱花玻璃外边,即使看不见,也能从那些响动中清晰感受到暴雨疾风的威力。

床尾有扇窗户没关严实,这时随着气流地滚动来回摇曳,如汪洋中一叶扁舟,黄漆脱落一半的木质窗框猛地推开,雨丝如沙暴中的尘粒,密密匝匝顺着洞开的窗格从外面砸落进水泥地面,没一会儿就聚起了一小湾水。

秦明抹掉满头冷汗从床上下来,他和林涛从林恒硕家里出来之后直接到局里整理线索顺便向领导汇报情况,林涛顾忌秦明身体,本来想让他先回家去休息,却被拒绝,只能退而求其次地带着秦明到了刑警队的值班宿舍。

熬不住身体涌上的阵阵困倦,秦明没再撑强,他换了身衣柜里林涛备在这儿的T恤,缩进还泛着点儿潮意的被窝,好容易迷迷糊糊睡了一阵,却没想到半夜却被突如其来的暴雨惊醒。

秦明强撑着发抖的身体走到窗户边吃力地拉上玻璃,窗扣是那种最老式需要扣入一个凹陷圆弧的插梢,秦明手滑了几次,才把有些弯曲的铁杆插进去,窗外雷声大作,和着漫天风雨,积雨云中聚集的闪电化作道道白练划破夜空,映出他惨白脸色。

稳住心神站了一会儿,秦明从床边的衣柜取出自己的衣服换上,想了想,又把衣架上挂着的一件林涛的外套取下来,朝刑警队办公室走去。

宿舍在一楼,大门外的走廊与新修的市局办公楼相通,雨太大了,走廊靠外的地上已经湿了一片,秦明尽量靠着里侧走,手里拿着那件黑色飞行夹克,那上面还残留着一些林涛的信息素,尽管味道很淡,也让秦明在这个无助的雨夜中稍稍感到一丝些微慰藉。

没走几步,秦明就看见走廊尽头与办公楼相连的通道里闪出一个人影,他几乎一下就认出来那是林涛,他的Alpha跑得飞快,他们之间的距离在秦明还未来得及出声就消失,疾风骤雨中,林涛用他的怀抱和臂膀把秦明圈进了一个温暖熟悉的空间,扑天盖地的风雨声被林涛温柔沙哑的嗓音阻隔在外,Alpha凌厉霸道的信息素让秦明身上属于Omega的那一部分本能的感到稳若磐石的安然。

但那些自心底涌上的恬静并不只局限于他们之间的结合,它来自灵魂深处,超越性别和生理。

它来自于林涛。

也仅仅属于林涛。

无处皈依的仓皇得到安放,惶恐的噩梦开始远去,秦明被林涛拥着,一步步走入灯火通明的大厅。

直到两人靠近刑警队办公室的门口,林涛才放开他,秦明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常,还带着点儿反应过来的淡淡红晕。

“老秦,还好吗?”

雨声已经淡得听不清,林涛身上有股薄荷糖的味道,秦明抽抽鼻子,看他只穿着一件短袖T恤,赶紧把手里的外套递过去。

“先穿上,降温了。”

林涛套衣服的时候秦明已经进去办公室,林涛的桌子前零星摆着一大堆资料,案情分析板前面,几个刑警队的同事姿势各异地靠在椅子上睡着,鼾声一片。

林涛队里的小姜听着声响睁开眼,就看见秦明和他身后跟进来的林涛,小姜一下清醒过来赶紧站起来打了个招呼。

“秦科长,队长。”

秦明点头示意,林涛作个噤声的手势,林可欣的案子让整个刑警队都陷入不同程度的忙碌,这几个队员跟着他梳理线索到深夜,也是刚刚才逮着空休息了一会儿,林涛不忍心吵醒他们。

小姜机灵,蹑手蹑脚走到饮水机前倒了两杯水,林涛接过来说声谢谢,让他继续睡会儿,小姜诶了一声,坐回了先前那张椅子。

秦明端着热水走到林涛桌前的文件堆翻看。

“查到什么了?”

“大家连夜梳理了一遍胡子豪的关系网,又跟先前的线索做了对比,发现胡子豪家的公司去年因为经营不善已经破产,他本人也从国外退学,回国后交了批不三不四的朋友,近段时间他应该找过林可欣不止一次,估计是想从她那儿弄点什么好处,又没得手,我们看过监控,林可欣失踪之前他在迎宾路附近出现过,但是那一带前段时间修地铁,有几个关键的位置监控被撤,目前还没发现他后来的行踪。”

林涛走到秦明身边,把其中一叠文件翻给他看,又继续说。

“胡子豪在龙番的几处房产都已经被法院查封,他在龙番换过好几处落脚点,我们一会儿再去挨个排查。”

兵贵神速,特别是像绑架这种特殊性质的案件,讲究的就是在黄金七十二小时内与绑匪斗智斗勇的分秒必争,而现在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在绑匪下一次电话到来之前林涛必须找到足够多的线索,把主动权揽到警方这边。

秦明眨眼,看着身后睡得四仰八叉的几位同事。

“让他们先休息会儿吧,你也是,睡一下,明天,不,今天还有得忙。”

林涛拖过椅子坐到秦明身边,一只手撑在办公桌边缘,托住半张脸看秦明。

“不用,我陪你。”

秦明别扭咳嗽一声,不自然地转开脸去。

“林队长,严格来说现在依然属于工作时间。”

“报告秦科长,我就喜欢假公济私。”

“哦?看来领导对你的认知有误解。”

“领导误解没关系,我媳妇儿没误解就行。”

秦明被林涛没脸没皮地调笑弄得没了脾气,不再搭理他,转而走到林涛特意空出的那张椅子上坐下,开始继续翻看他桌上的一堆卷宗。

夜深人静,静谧空间里只有纸张翻弄的声音和四处作响的鼾声,林涛看着被灯光环绕显出分明轮廓的秦明,不知不觉就在这种悄然无声的淡泊里安然睡去。

林涛精准无比的生物钟在一个小时之后叫醒了他自己,秦明还保持着林涛睡前的姿势,手边的文件却堆叠得很高,林涛搓搓脸,从椅子上蹦起来。

“老秦,我得走了。”

秦明点头,把手里的文件放下,拿起挂在椅背的西装外套。

“我跟你一起。”

林涛本想拒绝,秦明休息得也不比他多,但是他也深知以秦明的性格不让他去反而不妥,再加上秦明敏锐的洞察力确实是他们现在破案急需的助力,也就没劝。

他们都深知彼此身负使命,职责在肩,更该一往无前。


评论(33)
热度(620)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