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漫威/铁虫]The stars shine第四章(ABO)未成年sex!喃喃生子!NC17!ooc

情节摘要:

大战结束之后,Tony找回了Peter,但那些本该消失又返回的人身上都或多或少发生了一些改变,包括Peter,他变成了一个Omega,然而一场意外使得Tony不得不承担起了Peter监护人的职责,Tony也被逼面对他心中不被允许出现的渴望。

警告:underage-sex!小虫未成年!有Mpreg(喃喃生子)!NC-17!各种ABO私设以及大盆的狗血和可以预见的巨型OOC!

说明:会对电影情节做一定程度的改动,私设复联3结局斯特兰奇医生没有化灰,以后有其他私设会在文后补充说明。

前文链接:(1) (2) (3)


第四章

“Bruce!嘿!”

看到Banner小心翼翼朝自己走进的时候,Tony不会承认自己几乎鼻头一酸,他朝老友张开手臂,两位科学家交换了一个坚定的拥抱。

Tony与Banner在大战之后就没有再见过几次,当然这有一大部分是Tony自己的问题,但是正如两人在科学问题上的配合无间一般,私人友情上Tony对于这个老友也是同样依赖而尊敬的,Banner或许没有风趣的性格与幽默的头脑,但他强大的意志与金子一般的品格却足以让Tony对他交付毫无保留的信任。

“Tony,你还好吧?Dr.Strange告诉我那些消失的人……”

Tony拍了拍博士的肩膀,向带着Banner过来的Wang点头致意,然后两人一同走进了Peter休息的房间,Strange正守在那,Peter则安静地躺在一张柔软而复古的大床上,Tony看着那孩子在灯光下有些苍白的脸,又忍不住问了Strange一句。

“他会没事的,对吧?”

“Tony,只是潮热而已,我保证他醒了还是那个嘴巴不停的烦人青少年。”

Strange叹了口气,按捺住翻白眼的冲动,第九十八,也许是九十九次回答了钢铁侠的问话。

“他不烦人。”

这下Strange没有再费心思隐藏自己的白眼,但是显而易见,已经把全部注意力放到床铺上熟睡少年的棕发男人也看不见。

“Tony……”Strange开口,踌躇着不知是否该在此时告诉他另一件事。

“有什么需要我知道的?”

也许是Strange语气中少见的不确定性,Tony终于把目光转向身着斗篷的法师,后者看了他和Banner一会儿,还是决定如实相告。

“在你之后,我还通知了Steve Rogers与其他一些人,我想此时他们都应该已经在赶来的路上。”

“哦,Winter Soldier。”

Banner温柔而哀伤地看着他的朋友,他现在已经大致了解到自己消失的那段时间复仇者联盟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但无论从哪方面,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劝解这两个自己同样尊重的朋友。

Tony身上的某一部分因为这两个名字而刺痛着,虽然大战已经结束,但他跟Steve之间的鸿沟却并没有随着硝烟的散去而化解,Iron Man与Captain America或许仍是可以互相信任交托生命的战友,但再也不是可以一起啜着威士忌闲聊轻话家常的友人了,很长一段时间,Tony甚至开始怀疑,他们是否真的存在过那么亲密无间的友谊。

“是的,还有瓦坎达的特使,听着,如果你想,我想我可以安排一次会面……”

摇摇头,Tony有些疲惫地把头转向Peter睡着的方向。

“谢谢你的好意,Dr.,但是我想我们彼此都还未准备好在这种情形下的再次会面。”

他自己的问题已经够多了,Steve也是,在整理好一切之前,他不觉得把一堆人凑在一起除了再次引发大战与分裂外还有什么意义,何况,他现在还有Peter需要照顾,他不能在自己都一团乱麻的时候再次把这个孩子扯进这一团狗屎之中,这孩子最大的烦恼本应是舞会上邀请哪位女伴或是为了美好青涩的初恋心神不宁,而不是来面对这些连大人都处理不了的复杂立场问题。

Tony努力忽略着想到‘Peter的初恋’这件事时自己心里涌上的怪异感觉,对Strange说了自己的决定。

“等他醒来我和Bruce会带他回复仇者大厦,他还有一大堆检查要做,我想确保这不是宇宙中哪个变态的疯子又一次丧心病狂的阴谋。”

Strange点点头,“你们随时可以离开,我也需要追查一些线索,如果有消息我会尽快通知你。”

Tony感激地看了一眼Strange,有一个可以信任且你并不讨厌的后援总是让人安心而温暖的。

“向你献上无尽的感激,Dr.。”

私人飞机在高高云层上穿行,但即使是性能优良的Gulfstream G650也不能完全隔绝超高速飞行带来的轻微噪音。

Peter醒来后就被Tony和Bruce弄到了这架奢华的空中座驾之中,回忆中他昏倒前的那一幕让年轻的蜘蛛侠红透了脸,在Tony的私人医疗团队把他弄到房间之后他几乎是像鸵鸟一样把自己埋进了厚厚的羽绒薄被里,Tony没有进他的房间,悉悉索索的声音随着医护人员的逐渐退场而散去,只剩下那些因飞行而起的白噪音。

天哪,你究竟做了些什么啊Peter Parker,你是嫌Mr.Stark还离你不够远吗?这下好了,在不听话队员后面又加了一个自做多情的定语,干得漂亮啊Peter,我估计你这一辈子也别想再跟Mr.Stark单独相处了。

嘿,我那时是不受控制的,都是荷尔蒙和信息素的错好么!

Peter心里有个声音在反驳着,但接着另外一个小小的声音不确定的疑惑,真的是那样吗?Peter,你仅仅只是因为生理上控制不了的变化才对着那个Alpha投怀送抱吗?还是说,更大的原因,是因为‘那个Alpha’可是Tony Stark?!

这个无意识的反问像是雷击一样震懵了刚刚苏醒不久的少年,他呆呆地坐在散发着柠檬味熏香的床铺被褥中间,但那个该死的声音偏偏还不放过他。

换成任何一个其他的Alpha,你也会这样做吗?

他无法欺骗自己,换成任何一个Alpha,只要不是Tony Stark,Peter可能宁可让那些痛苦的潮热把自己烧死,也不会做出那些堪称下流的勾引举动。

而且在那一过程中,即使是欲念最甚的时候,Peter都清楚的知道萦绕在自己鼻尖脑海那股挥之不去的、辛辣冷冽的金属Alpha气味,是属于Tony Stark的。

这个孩子直到现在才意识到,他对Tony Stark,可能早已不是什么单纯的孺慕之情,而是另一种更为危险与不能宣之于口的,倾心的爱意。


——————

下文:(5) (6)

评论(19)
热度(466)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