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漫威/铁虫]The stars shine第五章(ABO)未成年sex!喃喃生子!NC17!ooc

情节摘要:

大战结束之后,Tony找回了Peter,但那些本该消失又返回的人身上都或多或少发生了一些改变,包括Peter,他变成了一个Omega,然而一场意外使得Tony不得不承担起了Peter监护人的职责,Tony也被逼面对他心中不被允许出现的渴望。

警告:underage-sex!小虫未成年!有Mpreg(喃喃生子)!NC-17!各种ABO私设以及大盆的狗血和可以预见的巨型OOC!

说明:会对电影情节做一定程度的改动,私设复联3结局斯特兰奇医生没有化灰,以后有其他私设会在文后补充说明。

前文链接:(1) (2) (3) (4)


第五章

“Tony。”

Banner找来的时候Tony正在为自己调制一杯浓度颇高的马丁尼,吧台后面只有他一个人忙活的身影,见到Banner,Tony一挑眉,举手向Banner示意自己手上淡绿色的酒汁。

“来一杯?”

Banner耸肩,“有何不可?”

对此Tony倒是有些意外,以前一起工作或玩乐的时候,博士很少摄入这种高浓度的酒类,他一般只喝啤酒,而且通常在一罐之后就会放弃继续。

“HA,准备好加入马丁尼聚乐部了?”

Banner随手接过Tony递过的成品调制酒,小酌了一口。

“这个嘛,你知道的,自从绿色的大块头跟我闹翻之后,好像酒精对我和他的刺激也不是那么大了。”

在最后的决战中,博士为了逼浩克现身,连把自己灌得烂醉这一招都用过,但那个往常一被刺激就暴走的绿色大块头似乎铁了心要做个沉默者,也不再愿意提供帮助,对于这个事实Banner说不好是失落多些还是庆幸多些,但时隔多年,可以与老友毫无顾忌地畅饮而不用担心自己一不小心就毁了什么的感觉倒也不坏。

“哦,那看来我暂时不用担心损失我的飞机了。”

开了个小玩笑,Tony跟Banner各靠在长沙发一角。

“所以,你要去看看他吗?”

Tony做了个夸张的表情,“谁?”

Banner放下手中的杯子,用一种了然的目光看着他,“那孩子,我可忘不了你把他扔给医疗团队时候那双像被抛弃一样的狗狗眼。”

“哦,我以为让专业人士来照顾对他来说才是最好的?”

“身体上来说,是的,但我觉得那孩子现在更需要的是精神上的修复与建议?毕竟这个世界上也找不出几个死而复生的从Alpha转变的Omega超英了,不是吗?”

Tony知道自己总归没办法在Banner的追问下逃避,玩世不恭的桀骜表情从他脸上褪去,大战结束后就萦绕不去的疲惫浮上他看起来倦怠的脸庞,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像是老了好几岁。

“Bruce,在你赶到之前,那孩子……进入了热潮期,我……”Tony清清喉咙,“Strange那里没有储备抑制剂,而我对那孩子做了一些本不该做的事情。”

羞愧感让Tony无法直视Banner温和的眼神,他承认,在Peter醒后他只要一看到那孩子的脸,就忍不住会想到那间房子里发生过的事,他无法再像以前一般坦然地面对那孩子全然信赖的眼神与崇拜,他退缩了,把Peter扔给医疗团队后Tony像只驼鸟一样把头埋在远处的沙砾中,仿佛这样就能让胸口一直横梗在那的内疚减轻一些。

“Tony,那并不是你的错,Alpha本能的会被进入潮热期的Omega吸引,这是自然铭刻在我们基因中的图谱,你不应过度苛责自己,更何况,我知道最后你并没有‘真的’做什么对吗?”

Tony的目光飘远了一些,“Strange在最后时刻拿回了抑制剂……”

“那你更不应为了没有发生的事情而感到羞愧。”

Tony沉默,Banner也许在科学上的睿智无人能及,但在某些方面却又有着赤子一般的坦荡与天真,这一向是他身上Tony最为喜欢的部分,但今天也正是这些Banner身上的特质让他不知是否该用那些自己都无法接受的东西去搅乱他朋友内心的安宁。

但他太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了,从大战后压在身上的一切和那天措不及防发生的事快要压垮他,他已经连续好几个星期没有正常的休息,酒精和失眠让Tony似乎不再那么管得住自己的嘴与心。

“但,我说不好结束的时候我究竟是庆幸多一些,还是遗憾没有更多……”

Banner因为Tony低沉语调中的暗示而瞪大了眼睛,“基督在上,Tony,请不要告诉我我现在想到的正是你想说的。”

Tony一口把整杯马丁尼灌下,苦笑了一下,“我恐怕那正是我想要表达的,Bruce。”

Banner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严肃而专注,他轻轻把手搭在老友的大腿上,既是无声的支持也是询问。

“Tony,你以前是否对Peter这样年纪的……孩子产生过……”

Tony的身体似乎都因为Banner这个问题而瑟缩了一下,他做了个被恶心到的表情,夸张地摇头,“不!该死的从来没有过!看在上帝的份上!”

Banner轻轻摇晃了一下Tony的腿,“嘿,我并没有在评判,而且我相信你说的。”

但他没有出口的是,如果这不是因为性偏好而引起的不道德情感,那么Tony现在对Peter的感觉无论对Tony还是对那孩子,都更为危险。Banner的思绪里Peter注视着Tony的眼神又一次浮现,Banner在心底轻轻叹息了一声,“那你……”Banner吞咽了一下,“你会告诉那孩子……”

“不!”

Tony摇头,离开了沙发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不,这是个不该被知晓的秘密,而要不是我现在非常可能已经处于中枢神经半麻痹的状态,我甚至都不该把这些说出来。”

“Tony,其实你是否想过你所谓的对那孩子的……感觉,只是一种‘幸存者内疚’?毕竟在泰坦星上……”看着因为自己说出那个单词而又灌了自己一杯的Tony,Banner克制住夺下他酒杯的冲动,选择把这个难堪的话题继续,“Peter曾经‘死’在了你面前,而你,这个本该保护他的导师却存活了下来,那也许会让你对这孩子产生一种令自己都疑惑的歉疚的关注,从而使你错误的把这种关注理解为另一种情感。”

Tony苦笑一下,“Bruce,我是一个青春期已经结束二十多年的成熟男人,即便我会判断失误,也绝不是在这件事上。”

窒涩的沉默漫延开去,良久之后,Banner才再度开口,“Tony,身为你的朋友,我想我不得不提醒你,那孩子是个如假包换的、不折不扣的未成年人,即便我承认洛丽塔在文学史上确有其独到之处,但你此刻对于那孩子的这种情感不仅是不道德的,更有可能使你坐上审判席,从而同时毁了你们两人。”

“所以,你会是审判者之一吗Bruce?”

Banner忧伤地凝视着他的朋友,摇了摇头,“不,Tony,我相信你的品性和良知。”接着他站起身,看向Tony,“我想我该去看看Peter的体检报告了,而你,我的朋友,你需要一场充足的睡眠,我并不希望自己的朋友死于过度疲劳。”

Tony朝他摆手,示意自己没事,Banner叹了口气,“如果你需要,我可以给你拿一些助眠类的药物,你知道,酒精可不是无害安眠药的首选,而如果你需要谈谈或其他,你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我。”接着他咳嗽了一声,直视着Tony的眼睛。

“还有,你有我的保证,Tony,今天这场谈话只会存留于你我之间,不会再有第三人知晓。”

Tony点头,“谢谢你,Bruce,你知道我是真心的对吧?”

Banner点头,“当然,Tony,答应我照顾好自己,好吗?”

“哦,得了吧,我向你保证我不会因为这可悲的洛丽塔情节把自己醉死在马丁尼里的。”

Banner没再多说什么,Tony无法告诉他自己对于Banner的坦诚与信任有多心存感激,接着博士转身走了出去,而Tony扶着自己昏沉疼痛不已的前额,想着也许Banner是对的,他真的应该休息一下了。



——————————

后文:(6)


文后闲话:最近一直在循环一支铁人个人MV,强烈推荐,现在这首BGM已经成了我每天写文必备BGM,一天不听浑身难受23333

【钢铁侠个人】血肉之躯

评论(15)
热度(347)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