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林秦】先婚后爱 29(ABO/生子/OOC/慎入)终于把案子写完了=【血】=本子预售中…

#林秦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有秦明非自愿第三者插足描写#

#三观不正#

#有生子#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29

行动进行得异常顺利,耳麦里各组人员在林涛指挥下有条不紊地追踪着机车行进轨迹。龙番市堪称拥堵的交通状况对嫌疑人的车辆并未造成什么迟滞,他们由市内各种小巷穿行而过,林涛看着地图上的小红点一路向西,最后从龙番西门外的三环路出城。

出了市区之后,像是甩开了最后的顾忌,小红点速度狂飙,有几组提前安排的队员被甩开,最后只有林涛和小姜他们的车队不紧不慢地跟在嫌疑车辆后边,一路上,监听车内各种仪器滴滴作响,林涛双眼不错地紧盯着屏幕,脑海里那根绷紧的弦半点也不敢松懈。

“队长,他们好像停下了!”

小姜的声音从耳麦传来,林涛按下通话按钮。

“三组注意隐蔽,不要跟得太近,随时报告,四组迅速赶到我所在位置汇合,小姜,通知局里,我们已经锁定嫌疑车辆,注意收集信息,进行数据比对。”

嫌疑车辆停下的位置是城郊一处城乡结合部的待拆区,这里的拆迁计划年前已经启动,但是由于赔偿问题没有谈妥,本该在上月启动的建设项目被迫暂停,多数的原居民已经搬离,留下的除了少数几个钉子户,就只有一些建筑公司的民工和他们临时搭建的板房。

林涛他们把车停在一处低矮的林区内,深秋茂密的灌木丛提供了绝佳掩护,林涛作完部署便带着两个队员下车。

“林队,给。”

小姜递给林涛一个军用望远镜,林涛猫着身子缩在一处长满茅草的土坡后边,接过望远镜远远观察情况。

嫌疑人乘坐的机车被随意停放在一处两层平房前面的空地,车上的人已经进了屋子,四周除了不远处在建工地上开动的机器不时传来的轰隆声响就没有其他声音,队员们跟在林涛身边,默不作声。

“林队,现在怎么办?”

三组的人由另一个队员带着摸到林涛身边,汇报情况。

“林队,齐组长他们的数据分析显示人质藏匿的地点就在这一带附近,我们的方向应该没错。”

林涛放下望远镜,思考了一会儿。

“小姜,你在车上做接应,呼叫二组三组迅速过来增援,曾士楷带着四组的人和我们一起行动。”

队员们点头,林涛又播通了谭永明的内线号码。

“谭局,我们发现嫌疑人落脚点,请求支援,我准备带队突入,请指示。”

谭永明的声音从内部通话器传来。

“同意行动方案,林涛,注意安全。”

“是,谭局放心!”

挂断通话之后,林涛又用望远镜观察了一遍地形,他们所处的位置正好位于平房观察视角的盲区,从望远镜看过去,平房里门窗紧闭,窗帘拉得密不透风,完全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但是现在的情形已经刻不容缓,绑匪拿到了赎金,而从他们的作案手段来看,接下来林涛他们所面临的状况很有可能不是林可欣的安然脱险而是撕票之后绑匪的远走高飞。

现在的这个落脚点是最大的突破口,无论如何,林涛也不能放弃这么重要的线索。

“通讯工具全部静音上交,各小组使用内部通讯工具联络,现在检查佩枪,穿戴防弹衣,给大家十分钟休整时间。”

林涛冷静下令,表情严肃地看着手腕上的表盘。

“十分钟后咱们行动。”

叉腰站在人群旁边,林涛看着小姜挨个儿把队员们的手机拿到专用的置物箱摆好,吐了口气。

时间已近傍晚,夜色四起,周围能见度更低,为了隐蔽,照明设备都没有打开,除了林子里不时传出的老鸹叫声和虫鸣,再无其他声音。

林涛看着不远处平房的轮廓,眉头不自觉皱起,他端正脸颊微微鼓起,心里既挂念着生死未卜的林可欣,又始终萦绕着挥之不去的些微忐忑。

今天的行动似乎过于顺利,从他们查到绑匪的线索起,所有的事情好像都在向着好的那一面推进,种种迹象都表明他们已经接近了真相的边缘,但是此时此刻,在即将行动的现在,林涛又有些惴惴难安。

心里一股躁郁无处发泄,林涛从口袋里摸出一颗薄荷糖塞进嘴里,腮帮子鼓起嘎嘣嚼着。

“林队,大家都准备好了,行动吗?”

曾士楷跑过来问他,林涛按下心中疑问,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们已经没有退路,这个时候是最好的机会,在现有证据支持下,果断出击才能打开局面。

“行动!”


秦明坐在空无一人的法医科办公室,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大宝本想留下来加班,被秦明三言两语打发走了。他知道大宝最近谈了个Beta男友,对方难得的不介意她的法医身份,现在两人约会正频繁着,秦明也乐得见到这个开朗善良的女孩有个好的归宿,自然尽可能的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给予她更大的方便。

而刑侦队那边就能准时下班的就更不多了,一队的人虽然大半都跟着林涛出了外勤,但留下的也忙得不行,案子到了紧要关头,各种事情纷至沓来,虽然牵扯到法医科的不多,但是林涛那边还没消息,秦明也无法安心回家。

秦明看了眼墙上的挂钟,翻着手上那本怪异心理学又看了几页,还是按不下性子继续,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走到刑侦队办公室的时候一个急匆匆抱着文件出来的女警差点跟他迎面迎上,秦明侧身一避让过她,女警说了句抱歉,秦明点头示意没事。

“秦明?还没下班?”

是谭正明的声音,秦明回身致意,打了个招呼。

“谭局。”

谭正明理解地点头,刑侦队的办公室里边,所有人都忙得热火朝天,秦明看看情形,顿住脚步。

“行了,进来吧。”

谭正明把手里的烟掐灭,招呼秦明。

“你正好过来了,就一块看看。”

先前在群创大厦打电话的绑匪在林涛他们行动之前已经被警方控制,现在带回到局里正由刑侦二队在做突击审讯,谭正明统筹全局,全权负责这次行动,知道秦明跟林涛的关系,也没瞒他,简单地向秦明说了几句就又去忙。

秦明拣了个位置坐下,在不打扰他们工作的情况下默默看着看板上的资料。

“什么?!”谭正明突然拔高的声音让所有人一惊,秦明扭头,看见谭正明举着电话的手青筋都爆出来。

“在钟武生的住所里搜出大量硝铵?!”

秦明猛地从凳子上坐起,心里那种莫名不安登时达到顶峰。


突入行动进行得异常顺利,林涛带人很快摸到屋子边缘,布置好人手,他跟站在门侧的队员对望一眼,朝对方点头,接着林涛一脚猛踹,一马当先从洞开的门口冲了进去。

小队成员分散开迅速搜索室内,不出意外地发现了隐藏在一处房间下面的地下室,林涛带着队员们鱼贯而入,手指贴在手枪板机一侧,林涛微蹲身体沿着阴暗的楼道快速向下走去。

但让林涛没想到的是进到地下室内迎接他们的不是诧异的绑匪,而是横七竖八躺倒在地下不知死活的几人和被绑在椅子上头歪在一旁的林可欣。

林可欣的旁边站着个男人,被白炽灯照得分明的脸显得格外熟悉。

“钟武生!?”

林涛端枪,身后的队员迅速到位,都是端枪射击的姿势,钟武生似乎对于他们的到来并不意外,他身上穿的是林涛他们一路追踪的机车嫌犯的蓝色衬衣,架着副金丝边眼镜的脸白皙斯文,半点也看不到穷凶极恶的匪徒模样。

“林队长,你们终于来了。”

在所有人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钟武生按下手中的遥控按钮往旁边一扔,林可欣身上挂着的一个炸弹马甲上,鲜红的计时器数字由六十跳到了五十九。

“那咱们就一块上路吧!哈哈哈哈!”

被一拥而上的队员们制住的时候钟武生开始疯狂大笑,林涛来不及多想,一把扑过去大吼着。

“所有人注意!现场发现爆炸物,全体撤离!”

训练有素的警察把倒在地上的绑匪一个个架着朝通道狂奔,林涛跑到林可欣身边,用随身携带的小刀快速割开绑住她的绳索,计时器地跳动如死神催命的号角,林涛额角冷汗涔涔,来不及多想,他割开林可欣身上的马甲后一把抱起对方的身体跟着队员们开始飞跑。

咬着牙,林涛拿出了平生最快的速度狂奔,林可欣在这种剧烈的摇晃中慢慢转醒。

“涛哥?”

林涛哪来得及回他,队员们使出吃奶的劲疯狂撤离,时间一秒秒逼近,林涛只觉得肺里的氧气都被逼到极限。

就在踏出大门之后林涛用尽最后的力气嘶吼出声。

“快跑!!”

林可欣惶惑的脸带着惧意望向林涛身后,剧烈的爆炸声从地下室入口挟裹着冲天火光蹿出,在如电影蒙太奇一般的慢镜头中所有四散奔逃的队员们都被那股爆炸带来的强气流冲出数丈远。

他们刚刚蹿出的平房伴随着轰然巨响,尽数坍塌。

 


评论(32)
热度(473)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