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林秦】先婚后爱 30(ABO/生子/OOC/慎入)结局是HE!HE!HE!><本子预售中…

#林秦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有秦明非自愿第三者插足描写#

#三观不正#

#有生子#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30

秦明赶到医院的时候迎头就撞上匆匆从走廊另一侧跑过来的林恒栋他们。

几个人连寒暄的时间也没有,直接来到手术室门口,鲜红的提示灯亮着,显示手术仍在进行之中,秦明靠墙站着,小腿肌肉因为用力过猛的奔跑痉挛了。

他不得不慢慢扶墙靠坐到椅子上,林恒栋站在他身边,盯着手术室紧闭的门扉。

“谁是病人家属?来签个字。”

护士抱着手术意见告知单出来喊一嗓子三个人都围了上去,把她吓得倒退一步。

“你们到底谁签字?林涛和林可欣的家属都得签。”

林恒硕上前。

“我是林可欣的爸爸,签哪里?”

林恒栋接过护士手上另一张单子,唰唰签下自己名字。

“我是林涛的父亲,护士,他们现在情况怎么样?”

秦明慢慢退后一步,又听见背后传来谭永明的声音。

“秦明。”

秦明脑子里嗡嗡作响,谭正明的脸在他面前晃动,他明明听见了声音,却始终好像接收不到那些声音所带来的讯号。

结合后的Alpha和Omega之间特有的链接在撕扯着他,但更多的焦虑却来自那之外。

秦明好像一瞬间又回到了充满着血腥味的雨夜,父亲的尸体倒在年幼的自己身前,雨幕冲刷着逐渐失去温度的躯体,那些呼喊全都窒涩在喉咙里,只剩下哀伤和绝望。

他看过那么多死亡和消逝,却永远无法习惯它们所带来的痛苦。

直到肩膀上传来一记轻拍,秦明才从那些血色的雨幕中回过神来。

“林涛会没事的。”

是林恒栋,毕竟是父子,他身上的信息素带着股与林涛相似的熟悉,秦明吸口气,眼神再次望向谭正明。

“前段时间的案子让三江警方已经逐渐锁定了钟武生的犯罪证据,但是没想到还是被他逃到了龙番。”

“林先生,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对不起。”

站到林恒栋前面,谭正明诚恳道歉,这个案子一直是他全权督办负责,临到收尾出了这么大的事谁也没想到,但案情复杂也并不是哪一个人能提前预见,此刻看着自己手下这些年轻的队员们活生生出去,现在却一个个躺进医院,谭正明心里也绝不好受。

除了林涛和林可欣,其他参与抓捕行动的队员和那些犯罪嫌疑人也或多或少都受了伤,有些伤得轻的已经转到了普通病房,有几个伤情严重的也已经结束了手术正在观察,只有林涛和林可欣距离爆炸点最近,在他们赶到之前已经送进手术室,到现在仍然没有消息。

手术进行得令人心焦,谭正明语气沉痛地简要介绍了一遍刚刚审讯完嫌疑人梳理出来的案情。

钟武生一手策划的这起绑架案目标直指林涛,与只是单纯求财的时瑞和胡子豪他们不同,三江盘踞的窝点被端让钟武生恨透了警方,池子被抓也让他绝望,本以为能借着池子的手给秦明致命的打击,却没想到反被警方步步紧逼,再加上酒吧案暴露了时瑞这个合作伙伴,绝望之下,钟武生想出了这个疯狂的报复主意,为了报仇,他已经不惜一切,根本就没想过要留活口。

林可欣的绑架案不过是要引出警察,钟武生真正的目的,就是拉着所有参与这个案子的警察一块儿下地狱。

林恒栋他们听完谭正明的话,久久不言,他一直以为自己对于儿子从事这项工作的危险性已经做了足够的心理建设,但是等到真正面临到这样的生死关头,属于父亲的那一份心痛和难过还是几乎要摧垮他的意志。

在这种焦灼的心态中,他又不由得把目光转向秦明。

这个在前不久才与儿子结合的Omega,又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跟他们一起守在这的?

人类确实有着说谎的天赋,但现在站在这的这个年青人身上散发出的绝望和担忧又那么真实,秦明仍旧站得笔直,但是林恒栋却觉得所有的生机和希望都像是已经从秦明身上被抽离掉了。

那双眼睛骗不了人。

林恒栋心中的不忍和同理的悲痛让他终于放下之前一直萦绕在心中的芥蒂,主动走向了秦明。

“会没事的。”

他站在秦明身边,伸出颤抖的手拍了拍秦明的手臂。

“他们都会没事的。”

秦明的眼泪也就是在这一刹那毫无预兆地滴落。

这个高傲的年青人,绝望的把他心中所有的惊慌狼狈摊开在所有人面前,只因他实在无力再去承担。

三十年的人生走马灯一般在秦明脑海中上演,别离了的,生动着的,他曾经得到又失去的那些,最后定格在林涛小心翼翼给他戴上戒指的那一刻。

人为什么总是要在即将失去的时候才肯正视自己的内心?

而他甚至好像还没来得及回应给林涛一句,我也爱你。

他们一路跌跌撞撞步履蹒跚走到今时今日,在林涛生死未卜躺在手术室的现在,秦明才终于明白过来,如果那次错误的交合中标记他的不是林涛,那他的骄傲和自尊根本不会允许自己向如此卑劣的阴谋妥协。

只因为是林涛。

是在秦明心中,从来都独一无二的林涛。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谭正明和警局里的同事都离开了,大案告破,他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对战友的关心和担忧只能化作前进的动力,而留下来的人们只能默默祷告上苍。

秦明红肿着双眼坐在手术室外边的长凳上,苍白侧脸如同冷硬雕塑,直到那扇门被匆匆推开。

“出来了!”

挂着点滴的移动病床被推出来,秦明噌地一下站起,却在看到散落在枕上的长发瞬间心又下沉。

林恒硕快步冲过去,医生和护士喊着“让让,让让”又轰隆隆的推着病床朝前,林恒栋也过去看了一眼,却又眼尖看到从手术室跑出来的另一个人。

“林涛!林涛的家属呢!快过来!”

病危通知书,秦明从没有那么痛恨过自己良好的视力,护士手里挥舞的在他看来好似不是一张纸而变成了催命的符,秦明咬得自己牙齿打颤,林恒栋也摇晃着几乎站立不稳。

“医生,请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儿子,请你们一定,要救救他!他还那么年轻啊!”

这一刻,所有的光环都从这个已经逐渐步入老年的Alpha身上褪去,他所有的身份都被浓缩成了父亲这个唯一的角色。

林恒栋老泪纵横地拉住护士,而秦明已经手脚冰凉,刚刚跟着林可欣的病床离开的林恒硕去而复返,堪堪扶住林恒栋几欲跌倒的身体。

“大哥……”

哽咽的泪水划落,人类在生命和死亡面前,变得多少的渺小啊,无常宿命从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它们固执而可怕地遵循着既定的步调,再多的悲伤也无法停下它们奔驰的脚步。

秦明甚至能察觉到那些看不见的丝线在命运的轨迹上对他发出致命的嘲笑。

嘲笑他的自不量力,嘲笑他的痴心妄想。

但听着那些匆忙的脚步声,秦明在坠入黑暗之前又突然产生了一股踏实的坚定。

生死无常,黄泉孤凄,但你绝不会独行。

 


评论(27)
热度(533)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