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林秦】先婚后爱 31·完结(ABO/生子/OOC/慎入)><本子预售中…

#林秦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有秦明非自愿第三者插足描写#

#三观不正#

#有生子#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31

大宝一手抱花一手提着个果篮从电梯拥挤的人群中艰难挤出,小心地把刚刚挤歪掉一点的花束恢复原状后找到林涛所在的病房号探进个头去。

“嚯,林队长,高干待遇啊!”

林涛住的是军区医院的单人病房,采光好,又干净,这天天气正好,阳光从拉起的窗帘那儿照进贴着纯白瓷砖的地面,窗台上插在玻璃瓶中的百合开得灿烂,空气中隐隐香气把消毒水的味道冲淡不少。

林涛正闲得蛋疼,他受伤的消息还是没敢告诉他妈,林恒栋对王静只说林涛案子破了又出差去了。

林恒栋最近也忙,林可欣被绑架的消息不知被哪个好事的捅到了记者那里,这段时间集团股票也受到些影响,而林恒硕经历了爱女被绑架差点撕票的事,目前也无心处理公事,只能靠林恒栋一个人扛起,所以也没多少时间来陪林涛。

好在或许是真的吉人天相,林涛在手术中虽然病危通知被下了一叠,人却还是硬挺着熬了过来,恢复速度连医生都感叹是个奇迹,没半个月已经从重症监护室移出来转到了普通病房。

看见大宝,林涛笑着跟她打了个招呼,又让她坐,大宝转着脑袋在房间里晃了一圈。

“老秦呢?”

“刚刚有事,回局里了。”

秦明那天在医院的突然昏倒把林家人也吓得不行,好在医生检查后说只是有些低血糖再加上情绪波动太大,没什么大问题,但秦明从醒来之后就一直守在尚还昏迷的林涛身边。

重症监护士每天的探望时间有限,而除了必须的外出,秦明就坐在监护士外面的休息室,有时候一坐就是一下午。

林恒栋劝了几次,后来也只得叹息一声,任他去了。

林涛醒来的那天晚上,窗外大雨瓢泼,秦明握着林涛的手,就在这满城风雨里陪着眼前这个昏迷的人,雷声大作,窗户并不能起到很好的隔音效果,但是秦明那延续了多年的‘恐雨症’在这一夜却一点儿也没有发作。

那些风雨声好像再也侵袭不到他的情绪,秦明的心是定的,手掌里传来的温热触感和不时能触摸到的跳动脉搏时刻在提醒着秦明他并没有失去这个人,过往的阴影不再是恐惧的噩梦,眼下还存在着的才是他最应该珍惜和守护的。

林涛恢复意识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秦明那双平静的眼,好似穿越了亿万光年的星辰,坠到了自己心底。

他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呼吸,然后是声音。

他看见了秦明颤抖的唇角和激动,然后是一颗、两颗的泪珠和着破碎的哽咽,就这样撕裂了所有的平静,在等待了如此之久之后,终于收获了最好的结果。

林涛用尚还有些僵硬的唇扯出一个微笑,手指费力的握住秦明的手掌。

在虚无的黑暗里冥冥中他好像听到了这个漆黑雨夜中秦明的呼唤,意识在不定处飘浮着突然就下沉。

下雨了,我得回家。

那些不放心和担忧打败了所有扯住他四肢的无形枷锁,把他的灵魂从昏睡中唤醒。

“媳妇儿,别怕……我回来了。”


思绪从回忆中抽出,林涛看着拿起个苹果熟练削起来的大宝。

“怎么就回来了?案子有进展了?”

“嗯,我这边该做的都已经做完了,嫌疑人已经锁定,抓人就是当地警方的事了。”

大宝在他醒来之前被抽调到龙番下辖的一个乡镇支援,虽然知道了林涛醒来的消息,也没时间回来。

法医科又来了两个实习生,秦明也开始学着更多地把任务分担给其他同事,大宝已经慢慢能够独当一面,另外一男一女两个新人也的确是不错的苗子,至少能在秦科长变态的教导方式里坚持下来就是有过人之处,秦明当然也不会吝啬把自己一身本事交给真正值得培养的新人。

所有的事情都逐渐回归正轨,在向着更好那一面发展。

接过大宝削得皮都没断过的苹果,林涛啃了几口,两个人又闲扯了几句,就看见秦明走了进来。

“秦科长。”

大宝先打了个招呼,秦明点点头算是回应,林涛的大嗓门就响起来。

“诶老秦,不是让你中午别过来了吗?你昨晚上没睡好,抓紧时间好好补个觉啊,我这又没什么事儿……”

秦明不理他,把手里的保湿桶往床架旁边的小餐桌上一放,打开了包着的袋子。

“魏姨刚炖好的汤,让我给你带过来。”

魏姨就是林涛家里帮佣的阿姨,秦明前段时间在家里休养的时候也多得她照顾,林涛这段时间补身体的汤汤水水也是魏姨的手艺,只是每次带过来的都是秦明,魏姨每次把汤装好递过来笑眯眯的眼神总让秦明有些不好意思,但是那些补品还是一次不落地送到了林涛手里,每天秦明再忙,也会抽出时间到医院陪一阵儿林涛。

林涛当然知道这是爱人不曾言于表面的关怀,也乐得接受,从醒过来之后,他就微妙地发现,以往无时不刻不在包裹着秦明的那层冷硬盔甲在他面前似乎开始慢慢消融,从而露出一个更为鲜活直白的内里。

他的爱人,开始学着接受,也学着坦白。

那场在秦明心里连绵不断下了二十几年的雨,终于逐渐停歇。

没有什么比这更能让林涛高兴了。

大宝默默缩到一边啃着苹果,看着傻笑着端起一碗汤开始喝的林涛和坐到他身边开始看书的秦明。

啧,苹果都变成狗粮味儿的了。


林涛出院那天正好是秦明轮休,一大早秦明就到了医院。病房里林涛的个人物品不算太多,但也不少,毕竟住院时间不短,林恒栋又心疼儿子,让秘书置办了一堆用得上用不上的东西。

个人物品归置得差不多就是洗漱的用具,两人正进进出出忙活着就看见病房门被人推开,林恒栋站在门口,身后还跟着个拿着IPAD的秘书,看见林涛笑了一下。

“林先生。”

林涛也笑笑,喊了句爸,秦明正在另一张陪床上面叠衣服,听见林恒栋的声音也回头。

“林叔叔。”

林恒栋跨两步走进病房,故作不满地皱眉。

“都是一家人了,怎么还叫得这么见外?”

秦明一楞,接着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看林涛,结果后者只笑着扔过来一个你自己看着办的眼神,秦明又看看一言不发却同样带着笑的林恒栋,嘴唇动了半晌,终于气若蚊蝇的吐出一个“爸”字。

林恒栋哈哈大笑,林涛也笑得开怀,秦明脑袋有些晕,这个在他生命中缺失了太久的称谓从他自己口中吐出让他恍然有了种不甚真实的感觉。

林恒栋笑过之后示意秘书拿出两张纯黑磁卡,递给他们。

“虽然没喝茶,但是改口费还是要给,收着吧。”

秦明刚想拒绝,林恒栋又补充了几句。

“这是你们新房的门卡,算是我们当父母的一点儿心意,而且,林涛,你现在住的那个地方安保太差,我知道让你不当警察,你也不可能答应,所以你就当为了你妈和我着想,搬过去吧,这样至少,我们能稍微放点儿心。”

这话说得太扎心窝子,林涛看着依然健朗的父亲,却发现林恒栋以往漆黑的鬓角不知什么时候也掺杂进了不少的银丝。

那些白发让他所有的拒绝都无法开口,醒来之后他也想过这次死里逃生是不是会让父亲又重提让他辞职的事,但是没想到林恒栋最后提出的只是这样一个要求。

不夸张的说,警察这一行干的是舍小家为大家的事业,过的是游走在血火边缘的日子,最为亏欠的就是自己的家人,特别是只有自己这一个独子的父母。

生恩难报,养恩难偿。

林涛伸手接过两张几乎没有重量的磁卡,薄薄两片,却沉甸甸压在他心底。

“我知道了爸,谢谢您。”

林恒栋点头,伸手一边揽住林涛的手臂,一边揽住秦明的。

“你们都好好的,都要好好的!”

几个人沉默了一会儿,林恒栋不愧是久经风流的商界大享,眨眨眼睛就很快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对着身后的秘书招呼一声。

“小张,一会你带林涛他们过去,我下午还要去趟欧洲,你们有什么需要的直接让小张去弄。”

“好的林总。”

小张应了一声,林涛又想起来件事儿。

“爸,二叔跟您一起去吗?”

林恒栋点头,叹口气。

“可欣这次虽然人没事儿,但是这孩子醒来之后情绪一直不太对,国内的心理专家看了一轮,也没太好的法子,我跟你二叔打算带她去欧洲一个老朋友那儿试试。”

“您让二叔别太担心了,自己的身体也要注意,可欣会没事儿的。”

毕竟经历过一场生死,再多的前尘往事在那场爆炸之后也不由淡化不少,虽然对这个妹妹的感觉依然复杂,但是林涛也不希望她被这件事毁了一辈子。

“我有个旅欧的同学是心理学方面的专家,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帮忙联络他。”

林恒栋对着秦明欣慰地笑笑。

“好,你是个好孩子,林涛以后,就麻烦你多照顾了。”

林涛嘟囔着明明是我照顾他才对,林恒栋看他俩站在一处和谐无比的模样,心里也是老怀大慰,无论如何,他心里最担心的事情都没有出现,这已经足够让林恒栋感激上苍。

又说了几句,林恒栋就带着助手离开,小张拎着林涛他们收拾好的东西,开车带着林涛和秦明到了新的小区。

小区在离龙番市局不远处一处新开发的高端住宅群里面,低密度的小高楼,一栋只有五层,所有的房间入口都是从地下车库的指纹解锁电梯直达门口,最大限度的保障了住户的隐私和安全。

房间内的装修一早已经做完,走进去闻不到丝毫异味,整体的装修风格简约大方,小张带着林涛和秦明参观了一圈,让他们有需要再联络自己,就先行离去。

秦明站在客厅那扇巨大落地窗前,他们房间在三楼,从落地窗的视野向外看去只能看见中庭花园里高耸的树木和下面错落有致的庭院回廊,各栋高楼之间都被规划有序的绿化园林很巧妙地阻隔开,互相看见的只有园区景色,而不见其他楼栋。

秦明被身后的人拥入怀抱,林涛熟悉的气息包裹住他,秦明叫了声。

“林涛。”

“嗯?”

细碎的胡渣随着身后Alpha的动作不断刺激着秦明颈部细嫩的皮肤。

“你有一个好父亲。”

“我知道,我还有个好媳妇儿。”

把秦明转过身,林涛一把打横抱起他,秦明伸手揽住林涛的脖颈,手指扣在他颈后,把自己全身重量都交托给这个男人。

“瘦了。”

林涛轻松颠了颠怀里的身体,颇有些不满地皱眉,脚步朝着卧室的方向走去。

秦明朝后看了看卧房紧闭的实木门,在林涛怀里挑起一边眉毛。

“林队长,这是想白日宣淫?”

林涛痞气一笑。

“谁说的?我只是想试试我们家的床结不结实罢了,秦科长,要一起吗?”

秦明丝毫不退地望回过去。

“试试,就试试。”

(此处有甜肉一段,收录在《先婚后爱》本子里,不公开发表。)

雨收云住,林涛翻身从秦明身上下来,扯下垂软YIN茎上已经被射满一炮的安全套打结扔掉,又俯下身把累得瘫软在床上的秦明搂到自己怀里。

他嘴唇沿着秦明光裸白皙的肩头游移,胡渣扎得秦明瑟缩泛痒,忍不住用手推了推像只大型犬一般在自己身上巡索着的林涛。

“热……”

秦明的嗓音还带着点儿情欲过后特有的慵懒,听得林涛心里像是被猫抓了一般酸痒,欲望得到发泄过后的满足感充斥着林涛全身,刚刚秦明毫无掩饰的袒露卸掉了林涛最后的顾忌,他几乎是下了死力气用尽所有的手段去占有和征服,同时,也是给予和倾诉。

那一瞬间,水乳交融这个词语再也不是只存在于具象化中的一种感觉,而是变成了真实可触的形容。

那种美妙不单只来源于生理需求,它更多来自于爱,这股永恒而神秘的古老力量,让两个不同的灵魂完全融合成一处,再也无分彼此。

“秦明,你快活吗?”

林涛沿着秦明的肩头而下,亲吻着他的每一寸,用全身心的血肉感受和丈量着怀中这个人的所有,林涛在一种朦胧的眩晕里不停地呼唤着爱人的名字,像是要用声音把秦明这个人深深铭刻进自己的骨血中去。

“秦明,秦明……”

那一声声的呢喃温柔又缱绻,暖得人心欲醉,秦明的眼睛还残留着湿润,他慢慢摸索着林涛的手指,一根根的,与林涛的十指紧扣。

两只款式相近的男戒在交缠的十指间熠熠生辉,璀璨成永恒。

“林涛,我爱你。”

那是秦明从未出口的告白,在这一刻,终于冲破了所有心防,和身体一起,赤裸裸摊开在这个保护着他,爱恋着他,尊重着他,相信着他的人面前。

我蹉跎半生颠簸流离,才得与你相遇。

幸而你在,幸而圆满。


——END——


后记

先婚后爱正文至此全部完结,感谢大家一路陪伴。这篇文中间写得我一度想放弃,但是各位小天使的爱让我坚持了下来。

我尽了我所有的能力把我心目中的林秦和这个故事呈现出来,如果有不好,是我的问题,希望所有的美好归于林秦,所有的不好归于我。

谢谢大家,谢谢爱着这个故事的所有人。

我们下个故事再见。

 

 

评论(50)
热度(949)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