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林涛X秦明][郭得友X秦明]无常之水库沉尸·上(某些傻X不开心,我就开心了23333)

#灵异悬疑怪力乱神#

#拉郎配#

#OOC#

#也许十八禁#

#再点进来就不要怪我了#


无常之水库沉尸·上


秦明拎着箱子走在潮湿的沼泽边。

深一脚浅一脚的步伐很快让小腿以下都裹上一层湿意。

冷月低垂,四下无风,只有乌鸦发出几声不详低叫。

巨大水面中央静静匍匐着一具涨大的躯体,尸体四肢坠在水里,躯干部分浮在水面,明显是死去多时的样子。

秦明放下箱子,手中拽着不知道什么出现的一根绳索,绳索一头在他手上,另一头系在那具浮尸上面,秦明双手用力拉得额角渗汗,才气喘嘘嘘把那具尸体拉上岸。

尸体在水中泡了不知多久,已经呈巨人观姿态,秦明戴着手套的手指触到尸体表面,即使隔着一层薄薄的橡胶却还是察觉到那种湿滑粘腻的触感好像透过了手套表面渗进自己皮肤。

那感觉让他想吐。

他摸索半天,冥冥之中有股力量催促着秦明,他终于把手扶向尸体肩头,把巨大的浮肿身体翻过身来。

天上惨白月光映照在扭曲变形的浮尸面部,赫然是林涛被泡肿的脸!

秦明陡然从噩梦中惊醒。

梦里林涛那张被泡得肿涨发白的脸还清晰在脑海里打转,死气沉沉地毫无半点生机。

秦明重重喘息,抹一把额头冷汗,窗外传来呼啸风声,闷热的夏夜让没装空调的房间变成一个巨大蒸笼,即使睡前才洗了澡,这时秦明身上已然又湿透了。

跌跌撞撞下床,秦明走到饮水机旁边,接了一大杯凉白开咕嘟嘟灌下,那些水份冲进身体没一会儿又化成带着盐分的汗液一点不漏从他每个毛孔中渗出。

午夜了,这该死的天还是热得让人心焦。

连着灌进几大杯水,秦明才感觉喉咙间的渴意稍稍缓解,抬起手腕,他看了一眼腕上手表,带着夜光显示的指针嘀嗒转动,在挪动了几格之后三根长短不一的指针全都重合到了正上方十二那个罗马数字之上。

“叩叩叩。”

敲门声惊扰了秦明混乱思绪,这么晚了,谁会在这时候来找他?

带着几分不解,他放下杯子朝门口走去。

门外早已没有了白日车水马龙的喧嚣,一声声有节奏的规律敲门声在寂寞的空间里和着他走动的步子。

走到门边,秦明伸手把门框旁的金属拉梢取下,手掌握在冰凉的门把上。

午夜来客,是敌是友?

门框被拉开,门廊走马灯下立着个浑身裹在黑暗里的修长身影。

秦明的眼睛被门口的亮光刺得瞳仁收缩,却又觉得这个身影意外眼熟。

“你是谁?”

举手挡住灯光,秦明眯眼看着来人,帽兜隐去面目,面前的人手指突然指向旁边,秦明随着他手指的动作朝那边看去,却看到脸色青白浑身滴水站在一旁的林涛。

秦明被这副模样的林涛吓得倒退两步,来不及喊出声,又看见黑衣人微微抬头,在路灯下若隐若现的脸与旁边死气沉沉的林涛赫然一模一样!

秦明心跳如鼓擂,眼神在这个男人和沉默不语的林涛间来回穿梭,脑袋突然一阵巨痛。

“……秦。”

“……老秦”

“老秦你醒醒!”

秦明猛地抬头,把站在旁边的李大宝吓好大一跳,小姑娘伸手小心戳戳秦明肩膀,看他白得比以往更过份的脸色,神情满是担忧。

“老秦,你没事儿吧?要是太困了就先回家休息一会儿。”

秦明扶住办公桌,好几秒才把思维从刚才那个混乱而恐怖的双重噩梦中抽出。

“我没事。”

他抿唇,又抽出桌上一叠资料。

李大宝不赞成地摇头。

“老秦你别这样,涛涛……涛涛会没事儿的,他可是刑侦队长啊!再说现在全局警力都投入在找,一定能找到的。”

三天前,林涛在调查一起诡异的水库沉尸案时意外失踪。他下午跟小黑交待了一声要去案发现场看看,转头就没了踪影,监控录像只记录到他开着那辆凯迪拉克出城,就再没了踪影。

三天来龙番市局投入所有警力进行一次又一次拉网排查,却连林涛一根汗毛也没找到。

作为林涛和秦明真正关系为数不多的知情人之一,李大宝自然知道看似平静的秦明心底其实比任何人都焦急和痛苦。

这三天来秦明几乎没有睡过觉,往日里分外注重形象的人三天没回过家,穿了几天的西服衬衣皱巴巴贴在身上,雪白的衬衫领口都泛起了一圈黄渍。

李大宝看在眼里,又不知道怎么劝,心里也是郁闷,今天一大早她给秦明带了他最爱吃的那家早茶,一进办公室却看见秦明趴在桌上睡着了,原本是不想叫他,但是秦明剑眉微蹙,闭合的眼敛下眼球快速转动,显示主人睡得并不安稳的事实,大宝不得以放下早餐拍了好几下秦明肩膀,这才把他唤醒。

“我没事。”

揉揉额角,秦明拒绝大宝让他回家的提议,梦中的感觉太过清晰,林涛被泡成巨人观的尸体和后来那张铁青灰白的脸让秦明心有余悸,在警局里忙碌,起码让他不会有时间再去想那些。

不过梦里那个跟林涛长得一模一样的怪人,到底是谁?

皱着眉,秦明在脑海中翻搅很久也没想出个头绪。

食不知味地尝了几口早餐,秦明双手交握抵在下颌处,看着大宝。

“我想再去一趟案发现场。”

“那我陪你一起。”

“好,给你十分钟时间把早餐吃了,然后我们出发。”

大宝无语看着自己桌上摆着的一堆油条豆浆,默默翻了个白眼,倒是没有出言反驳。

水库沉尸案的案发现场是龙番市城外一处灌溉水库,修建于解放初期,是龙番郊县的主要灌溉水源,这里平常人迹罕至,一条省级公路环绕在水库四周,除了一些垂钓爱好者和水库管理员,平常基本没人来这。

虽然水库四周都有禁止下水游泳的警示牌,但今年夏季异与往常的高温天气还是让野泳的人屡禁不止,这些人多是附近村民,从小就在水库边上长大,仗着水性好,三五成群或是单独跑来下水的都有。

前几天发现尸体的就是水库边上一个小村里的村民,晚上趁着水库管理员没注意,偷偷从水库尾巴上那截公路下的水,没想到游了没一会儿,就看见水面上飘着个破烂的红白编织袋,这人也是个胆大的,好奇心一起就把编织袋拖到岸上,打开一看才被吓个半死。

编织袋里是已经被泡得腐败发烂的尸块,游野泳的人当场就被吓得尿了裤子,连滚带爬跑回岸上报了案。

当然,这是警方事后报告上的说辞,而最开始的报案材料上,报案人坚称自己当时是在游泳途中看到一个黑影把自己引到编织袋那边,自己才注意到那个飘浮在水面上的东西。

但是无论是从现场情况还是事后的调查来看,都没有任何证据支持报案人这一说法,警方把方圆几公里都排查了个遍,也没有发现任何报案人口中第三人的踪迹,再联想下去,难免就扯到怪力乱神上面,所以这一细节除了最初的问话材料,在之后都被隐去。

秦明他们赶到案发现场的时候,公路边上还拉着警戒线,一辆警车停在警戒线内的堤坝上,负责看守现场的是一队的曾士楷,秦明他们到的时候他正坐在车里吃泡面。

秦明同他不咸不淡打了个招呼就开始现场勘察,案发现场不小,从公路边一直到发现尸体的湖岸圈起来的范围大概有小半个足球场大小,秦明和大宝分别行动,火辣辣的太阳灼烤着地面,热气蒸腾,虽然在水边,却连一丝风也无,没一会儿,秦明穿着的三件套西装就被汗湿了个彻底。

湖面潾潾,微微起伏的涟漪顺着水面晃荡开,秦明仔细搜索,眼神沿着各种细小的痕迹一一掠过甄别,不时停下来打量两下,手里提着的取证箱沉重,没一会儿就让他手臂肌肉有些酸痛。

脑子里突然想起每次只要跟林涛一起出勘现场,箱子就大部分时间都不会落到自己手上。

外人很难从林涛粗犷英武的外表猜出刑侦队长其实是个细腻体贴的温柔爱人,哪怕是秦明,在心安理得享受了那么久林涛的柔情之后,似乎也越发理所当然起来,所以一朝抽离,真空感就更加明显。

红日高升,气温上升得明显,豆大汗珠沿着秦明光裸额头往下滴,橡胶手套里也起了层水雾,秦明却好像察觉不到似得。

他们一定忽略了什么,林涛的失踪绝不是一个偶然。

秦明想得入神,丝毫没有察觉到脚下蹲着的地方已经是堤坝边缘,疏松的土质不时随着秦明挪动的脚步往下面的水面坠落,先是一点儿,然后是沿着底部缓缓而上的一小道裂缝。

等秦明反应过来,身体的失重已成必然,他甚至来不及喊出声,就已经摔落到堤坝下面的水库中。

水凉得刺骨,又深不见底,秦明连挣扎都没有,就沉沉往漆黑水底坠去。

他挣扎着朝上浮,但四脚都被那些液体裹住,不会水性的人如何对抗得了这种巨大引力,只能被拖引着沉入未知深渊,光线离他越来越远,肺部的空气在一次次徒劳动作中化作摇曳气泡升腾远离。

秦明耳边鼓鼓作响,他怕雨,也不喜欢水,本能的慌乱淹没了一切镇静,他在液体刺痛的侵袭中努力睁眼,但是浑浊的视线随着缺氧而越发模糊。

脑子里浑浑噩噩,求生的欲望从没有如此强烈,但无能为力的感觉更让人绝望。

林涛……

救我……

胸腔中最后一口空气被水压挤出肺部,秦明眼前白光泛滥,舞动的四脚渐渐失了力气,终于凝固成一个无力的姿态。

平寂的湖水突然被划开,一个矫健若游龙的身影从光亮处游来,动作间带得液体翻滚涌出无数气泡。

秦明弯曲飘荡在水中的手臂被人抓住了。

“哗啦”

水面平静被打破,湿漉漉的秦明被人一路拖上岸,大宝和曾士楷边喊边朝这边跑,扶靠着秦明的人把他放下,熟练施救。

水从肺部被挤出,空气随着温热的唇瓣包裹着一同送入,氧气分子激活神经,在慌乱的呼喊声中,秦明醒转一把推开自己身前的人趴到地面剧烈咳嗽起来。

“老秦!老秦你怎么样?!没事儿吧?!”

李大宝焦急蹲在秦明身边,扶住秦明肩膀想帮他顺气,秦明咳得满脸通红,窒息感虽然缓和,但五脏六腑被水浸没的感觉仍在,他瑟瑟发抖,在骄阳似火的六月天里冻得牙齿打颤。

“没……咳咳咳咳……没事。”

一句话没说完秦明又咳个不停,李大宝急得团团转,曾士楷也一脸关切,刚刚救人的那位倒是一言不发站在一边,好不容易秦明平静下来,大家这才有空打量这位出手相助的人。

这一看不要紧,三个人都被吓了一跳。

尤其是秦明。

那张跟林涛太过于相似的脸让他发懵的脑子更乱,刺眼的光线照得眼睛涌出一股股生理泪水,他偏偏还要逆着光去看。

去看那张脸,去看那个人。

“林涛?!”

顾不得虚弱的身体,秦明就要去抓那人的手,却被他接下来的话砸得头晕眼花。

“您怕是认错人了,我叫郭得友,是这儿守水库的。”


——废话分割线——

本来这篇是想等更新血爱再一口气发上来,但是血爱还没写完,看到有些傻X上蹿下跳又实在觉得可笑,就先扔上来,我这个人呢,有个怪脾气,你越是蹦跶得厉害我越是想写,毕竟TAG下还是多点产出少点撕逼对圈子才是好事,所以先这样吧。

另外请小天使们放心,上次的投票结果依然有效,血爱我正在写,未来几天内一定会更!

顺便表白@停电电电电电电电 太太,太太的MV我已经循环了两天了><看完鸡血上头完全停不下来(本来想先更血爱的2333)总之能跟太大萌同一个CP简直太幸福~~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


 

评论(26)
热度(223)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