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我为什么不看原耽

理性讨论,还是很喜欢太太的文,不是想掐架,只是您想过没有,您这种强行给所有同性恋扣上“滥交”“变态”的帽子本身也跟您文里鄙视的行为一样是一种歧视呢?
没错,这一群体里确实有很多像您所说的那种人,然而同时在这个群体里也的确存在着很多并不“滥交”,并不“变态”的普通人,他们勤勤恳恳生活,也不张扬,也不完美,但是却并没有伤害别人,这样用一部分人的错误,去指责一整个群体的话,跟那些说“女司机就是开车差”“女人读理科不行”的偏见分子并无不同啊。
我觉得个体的错误和做法,不应该上升到整体,无论对于任何一个群体都是这样,有的句女孩子爱慕虚荣甘愿出卖肉体换取金钱,但不能说所有的女人都是绿茶婊,有的同性恋“滥交”“变态,但不能说所有的同性恋都“滥交”“变态”,个人行为只能代表个人,你可以说这个人做这件事真恶心,但不能说这个人所处的这个群体真恶心,因为如果这样扩大化的话,是不是也可以说所有的人都哪恶心呢?
人无完人,哪个圈子都有一些人渣,然而我觉得最合适对他们做划分的,就是“好人”与“坏人”这两个定义,而不是笼统以性别or性向来把人分割为一些整体,再给这个群体扣上某些帽子,这才是反歧视的真正意义所在。
并且,盲目狂热的追捧同性恋也好,追捧明星也好,失去理智的洗脑本质上跟传销都是一样的,这并不因追捧目标的不同而有所区别,都是应该被批判的行为,但这个锅我觉得也扣不到他们所追捧的群体上面,还是应该加强引导和教育,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所在。

关山:

lo首页给我推喜欢原耽的po是啥意思,我没兴趣啊。
我觉得我很奇怪的,我受不了原耽,基本是看到就会皱眉闪得远远的恨不得离个十万八千里,最好脑内关于原耽的记忆清空那种。
但是同人和原创百合我就会吃得津津有味,当然同人的话一定要是写得好的,我恨不得读几百遍,而不能是批着同人外衣的原耽(这里我就不点名了,比如前些时候听人提过的瓶邪里有篇文名是词牌名的。有时候我会很疑惑,我觉得霍玲和张起灵的交集都比齐羽多,有的写手为什么觉得齐羽和张起灵可以在同人里发展出一点什么?那么按照这个逻辑,你们觉得蓝袍藏人和吴邪是不是很搭?我下次让蓝袍藏人当吴邪前男友怎么样?前夫也行。)
不好意思太愤怒了,歪楼了,咳咳。

我吃同人吃得比较多,但是也很反感拉郎配。总之相比于我对原耽的厌弃,我对某些同人简直是病态的执着,真的蛮奇怪的。
我内视一番,感觉可能和我的所见所闻有关。我有没有讲过我大学一个学姐转述的故事,她说我们学校以前有一个漂亮有气质的女老师,教过我这个学姐还有我认识的其他学姐学长,她在事业巅峰的时候被她的同性恋老公杀掉了。警察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最后那个变态被无罪释放。
还有我的一个好朋友,她的好朋友被一个男同骗婚。
我的大学是某985,但是我知道我们学校有个地下俱乐部,专门给基佬们滥交提供机会的。我本来只是听别人提起过,结果去年准备在学校外租房的时候经过某个比较热闹的公寓,里面三教九流比较乱,我当时不知怎么的就打开了手机找wifi,然后我看见列表里有一个“gays’ paradise”,走廊不远处就传来各种狂欢群嗨的动静。


其实一直以来,最让我震惊的是,我发现很多喜欢基腐文化的女生对女性的敌意非常强烈,甚至对自己也有厌恶感,可是她们却因为基腐文化对男性和男同性恋群体有盲目崇拜。
我不想宣传仇视男同性恋的言论,我是希望那些女生能明白三次元和二次元是不同的。或者换个话题你们有可能会比较能理解,二次元的德国骨科很萌,但是三次元的德国骨科就很变态了。我脑补了一下我哥跟我说他要和我结婚的场景,我觉得我绝对会把他揍到生活不能自理。
恩,这就是二次元和三次元的差别。
也是我为什么无法直视原耽的原因。但是我无法直视原耽和我的个人经历有关系,别人有喜爱原耽的自由,我只是希望别人也有分辨虚幻和真实的能力。


恩,我最不能接受的,还是在属于特殊群体里的同性恋群体里,居然还存在这么鲜明的性别歧视,尤其这些歧视大多数还来自女性。有时候我也会想,这些女生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还是和我那时候一样,纯粹是跟风呢?
你们真的知道“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这句话背后的意义吗?有几个女生可以察觉到这样的表述里其实包含着浓浓的性别歧视?对于男性的盲目崇拜,同时贬低了女性的存在价值,这句话真正的问题就在这里。说这句话的时候,有的女生也许并不能察觉到它的问题,但是时间久了,没有自主思考能力的人是会被这种话洗脑的,他或她会真的发自肺腑地认为男孩子是可爱的,而女孩子是没有可取之处的。
我觉得,这大概就是我会吃百合吃得津津有味,却在心里排斥原耽的理由。我潜意识里害怕我有一天会被洗脑,尽管这不一定是绝对的事情,我却会不由自主地采取抵制行为。

而我能吃同人吃得津津有味,我想这只是我从很久以前就抱有的,爱情是不分性别的观念带来的结果。因为我在萌上一对cp之前就已经对这对cp有了了解,我在没有戒心的情况下被他们或者她们的羁绊戳中少女心,所以我能很自然地接受他们或者她们的感情。在我眼里,他们或者她们与异性恋并无区别。


最后端午快乐。


我不想看见人来和我撕,取关是自由的。很多话我都敢在这里说,因为我一直以来就把写同人或是写作作为精神乐趣,我不指望它为我带来实质性的利益,不指望它改善我的物质生活,因为感谢我的爸妈,我什么都不缺(但是这不意味着以此牟利就是不正确的,相反我觉得依靠自己的能力牟取正当的利益非常正确)。因为我没有这些想法,所以我没什么顾忌,我只写我想写的,说我想说的,谁让我不开心,我就也让他或者她不开心。

评论(11)
热度(162)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