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尽倾江海里
赠饮天下人

【林秦】血腥爱情故事<五>(林队黑化放飞设定,慎入)

#与原著及真人无关

#会有人物黑化描写

#会HE

#请先戳此处 确定您能接受这种人物理解再阅读

里面有梗来自于  @羽皇鼻尖痣  @兼职花痴 以及其他在上贴回贴里同学的讨论,特别感谢!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共堕阿鼻

 

在林涛漫长的刑警生涯中,受过很多次伤,但是只有一次是最严重的。

那是一起恶性连环强奸杀人案,五个女受害人,死状凄惨,媒体的介入更是把事情炒得沸沸扬扬,报纸、电视、网络,铺天盖地的报道。市季书记亲自督办成立了联合专案组,局里也接到限期破案的死命令,自局长而下,整个龙番市局都被调动起来全力缉凶,连带着刑警一、二队和各个部门都开始连轴转,一丝喘息休息的机会也没有。

此时的大宝还是憨憨胖胖的赵姓大宝而不是古灵精怪的李姓宝哥,他跟李大宝不一样,进龙番市局就是奔着秦科长来的,因此把个人崇拜发挥到了极致,被局里的同事们戏称为秦科长的小书童。

对着他秦科长的怼人功力也发挥不太出来,毕竟做事挑不出错,还老用那种崇拜偶像一样的眼神看他,虚荣感嘛,谁都会有一点儿,对着这样一个堪称小粉丝的下属,秦明的毒舌功力也下降了几个档次。

这个案子也让法医科忙了个底朝天,赵大宝媳妇这时候刚怀孕没多久,又好死不死的有先兆性流产的征兆,秦明了解他家的情况,平常也尽量不让他加班。但是这次的案子压力太大,也没办法照顾他了,两个人不眠不休的在局里熬了三天,五具尸体被翻来覆去的复检、再复检,以期能找到更多破案的线索。

第三天,就在他们好不容易在一具受害人的身体上发现一个关键线索的时候,赵大宝接到一个医院打来的电话,电话里说他媳妇突然大出血,做了B超怀疑是胎盘早剥,大人小孩可能都有生命危险。

他家里只有一个老母亲,近七十的年纪,听到这个消息当时在医院就晕了过去,电话还是医生打过来的,赵大宝一听,脸就白了,手抖得像个帕金森病人。

秦明了解了情况过后,什么也没说,掏出口袋里的水性笔就刷刷签了张三天的假条递过去。

赵大宝走的时候含着眼泪,两个眼睛又红又肿,秦明犹豫了一下,略有些笨拙的拍拍他的肩膀。

“会没事儿的……”

赵大宝去了医院,可刚找到的线索不能断,秦明换了防护服,走到一队办公室。林涛也被案子牵着,除了案情需要的时候也没时间跑法医科串门了,虽然每天的苹果没断过,但是两人倒是少有能闲聊的时候。

刑警队里烟雾冲天,熏得像是在做什么道场法会,秦明也没进去,就站在门口喊了声林涛。

“老秦?怎么了?”

林涛啪的把手里的烟掐灭在烟缸里,长腿一迈朝他走来,还不忘顺手从桌上的铁盒子里掏出两颗薄荷糖塞嘴里。

秦明不喜欢闻烟味。

“我刚刚在第三个受害人身上发现了一个线索,但是现在还不确定,需要再去现场复勘一次。”

林涛点点头,又看向他身后,“赵大宝呢?”

“他家里有事,我让他先回去了。”

林涛皱皱眉,摸了摸下巴,“行,你等我一下,我陪你去,路上咱们再说,正好我这边也有发现……”

秦明得到答复,转身走了,林涛回办公室跟队里其他人交待了两句,拎了桌上的车钥匙就跑。

现场位于城郊一个偏僻小镇,一入夜就半个人影也见不到,除了零星几盏昏暗的路灯,一丝光源也没有,偶尔有两只猫猫狗狗的从街道上蹿过,又被车灯惊得飞快跑开,这个镇子就像是一座死城,阴郁颓唐的坐落在这块土地上。

小镇的常驻人口本来就不多,又没什么支柱产业,仅有的一些青壮年劳动力基本上都到沿海那边打工去了,留下来的都是一些儿童和老人,受害人就是一个典型的留守儿童,今年刚满十六,死了三天才被隔壁邻居闻着味儿发现。

案发现场贴着警用封条,她的父母赶回来认完尸又处理了她的后事就又匆匆走了,周围的几家人也都是大门紧闭,林涛和秦明下了车,借着手电筒的光深一脚浅一脚的朝前走。

拨开门口的封条,林涛把提在手里的法医工具箱递给秦明,掏出一串钥匙打开了紧锁着的铁门。

这个现场他们来过不止一次,秦明清楚的记得铁门后面是一个不大的小院,这时候见林涛开了门,他拎起箱子就要往里面走,却冷不防被林涛拉了一下,那劲儿拽得他他差点一个踉跄。

“跟着我!”

秦明愣了愣,抿了下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林涛已经一马当先走了进去。

变故就是那一刹那发生的,刚刚踏入院中,林涛脑门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击中,身体直挺挺的往旁边倒了一下,跟他在身后的秦明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一个手上拿着粗棍的人朝自己直冲过来,那一瞬间他简直什么反应都忘记了,脑海里像是重复着回放的慢动作一样,一桢桢的掠过所有的画面。

那人手上还拿着刀,在黑沉沉的夜里也露着狰狞的影子,秦明手脚僵直,眼看着那把利器就要扎在自己身上,却冷不防被一股力道往旁边撞去,然后是一声吃痛的闷哼和刀子扎进皮肉的钝响。

那个人一击得手,丝毫没有犹豫的抽出沾了血的刀子又是一刀扎进去,两下狠狠的动作之后把怀里的身体往旁边重重一推,就飞快的朝门口跑了。

秦明恍惚间好像又看见了漫天大雨里那一地腥红的血色,直到林涛的呻吟唤回他的理智。

他一把扔开手里的工具箱,简直是手脚并用的爬到林涛身边跪倒下去把人从地上扶到自己怀里,颤抖的手慌乱的在对方身上摸索着他腹部那道正不断渗着血的口子。

他想说些什么,但是所有的声音都好像被什么东西卡在了喉咙口,让他只能发出一种令人恐惧的嘶嘶的声音。

林涛的身体因为巨痛和失血而微微颤抖,那些血还带着热度,却流得那么快,好像是裹着这个人有限的生命力正在狂涌而出,学习过的医学知识在这一刻都被空白的大脑忘了个干净,秦明像是又变回了那个手足无措的摇晃着父亲尸体的小孩

——

他什么也做不了。

什么也做不了。

直到林涛虚弱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老……老秦……你……没事儿吧?”

那个声音像是惊雷一样炸在他脑子里,秦明的意识一下子回笼,竟然奇迹般的镇定了下来。

“别动!”

他牢牢按着林涛腹部的伤口,以一种从来没有过的速度做着有效的止血措施。

秦明的神情冷硬得不像话,好像此刻躺在这里血流不止的不是他最好的朋友而只是一个医学课上的实验对象。

唯有如此,他才能把自己从那股已经快要逼疯他的恐惧里脱离出来。

不能有事,林涛一定不能有事!

林涛一眼不错的看着他的脸,眼神已经开始有些失神,他感觉到周身的空气似乎都降低了温度,他觉得冷,寒入骨髓的冷意充斥着全身。视线因为被额头伤口流下的血晕进眼里,形成一片腥红的艳色,他却固执的不肯闭眼,他舍不得,舍不得把视线从秦明脸上移开一分一秒。

如果这是他生命中的最后时刻,他也要抓紧所有的时间把秦明的一切都牢牢的刻在自己的灵魂之中。

他不敢忘,不能忘,不愿忘!

他不甘心!

不甘心!

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巨大的怒意,林涛甚至觉得这股愤怒超越了身体里所有的感观,这一刻那些痛苦和虚弱全都不见了。

他所有的爱意还未来得及吐露,他放出的风筝还没及时收回,他圈住的这只小兽还不曾完全驯服,他怎么能死?!怎么可以死!

可他要是死了……他要是死了的话……

秦明又该怎么办呢?

渐渐模糊的神智像退去的潮汐,携裹着他模糊的视线开始慢慢散乱。

他最后的念头就停留在这种巨大的不甘和愤怒之中,直到黑暗席卷了一切。


或许是他命大,又或许是冥冥中的定数,在秦明守在林涛床边三天三夜之后,他终于挺过来了,连医生都说这是个奇迹,林涛却有些不以为然。

‘我不会死的’他这样想着。

即使死了,我也会变成厉鬼,从地狱爬出来,然后找到他,把他拉进自己的世界,一口一口的吞掉所有的骨血和灵魂!

那样,他就永远都是我的了。

面色仍然苍白虚弱的人对着喜极而泣的秦明眨了眨眼,用尽全身的力气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老秦,我回来了。”


 


 

评论(71)
热度(490)

© 四喜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